撅趴坏了烂了哭bl,丫头我要吃你的B

时间:2020-02-01 02:58       来源: 网络整理

空气都凝固了,妈咪玲和刀疤男子齐齐转身,而那小姐也是抬眼看向我,那本来干净的小脸现在却是有着红肿和淤青,显然刚刚被打的不轻。

“我、我路过,想去瑜伽房里休息。”我忙解释,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小张,刚刚这个贱人练瑜伽认真吗?”妈咪玲就好像在兴师问罪,淡漠地看向我。

文学

“额、啊?”我一个愣神,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混账,玲姐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瞎了?”刀疤男恶狠狠地开口,手中匕首对我一指。

见到刀疤男子的刀,我浑身一凛,看了看这个小姐,接着忙说道:“玲、玲姐,小玉天分很高,上午的动作她都完成了,很认真。”

我依稀记得这个小姐叫小玉,她虽然不高,但是属于小鸟依人的类型,就是刚刚接触下来有些内向,想不到她会因为得罪客人被玲姐打。

“天分很高?”妈咪玲眉头皱了皱,有些质疑地看了看小玉。

现在的小玉浑身都有些发抖,她看向我的目光好像有着央求,就好像希望我帮她求情一样,只是她被撕开的衣服里,那一对半露在外的饱满却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对,很有天分,身体很柔软。”我忙不迭地说道。

一听我这么说,妈咪玲脸色变化数次,就好像在想着什么,接着她冷冷地看向小玉:“贱人,别怪我没给你机会,这次培训我们夜总会会洗牌,你要是再没能耐,我把你调到北街!”

“我、我一定不会让玲姐失望的。”小玉一听到‘北街’这两个字脸色大变,接着更是小鸡啄米般的连续点头。

见到小玉答应下来,妈咪玲脸色才好看一些,她带着刀疤男子等人终于离开了这里。

“你没事吧?”我忙一把扶住小玉,近距离下,我看着小玉脸庞的淤青,心里也是有些愤怒,这夜总会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这也太狠了。

“谢、谢谢你张教练。”小玉忙开口,显然是感谢我刚刚替她解围。

“小玉,你现在这样子,下午还怎么练瑜伽呀?”我有些惋惜地开口。

“能怎么办,这不练,过了一个月,玲姐肯定会刁难我的。”小玉苦涩地说道。

听到小玉这么说,我微微点头,这小玉今天被打,但是妈咪玲可没说她下午不需要练,可以离开这里。

这一个不对,妈咪玲就会发火,本来我就已经领教过了,也不敢横出枝节。

就在我再要说什么的时候,我的视线却是不经意地看向小玉的胸口,那白花花的饱满夹杂一抹事业线,令得我有些愣神,而小玉更是‘啊’的一声,将衣领一揪,显然是非常害羞。

“对、对不起。”我尴尬地说道。

“没、没事,那我待会换好衣服就来。”小玉忙开口,接着离开了我的视线。

也就没几分钟,小玉回到了瑜伽房,因为下午两点才会再开始,所以现在我和小玉单独呆在一起,不过她还是有些心事。

“这些资料你看一下,对你练瑜伽会有帮助。”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些资料,交给了小玉。

刚刚妈咪玲已经说了,如果小玉练的不好,后果不堪设想,我不想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干脆给小玉开个小灶。

“谢谢你张教练。”小玉接过资料看了看,接着由衷地开口。

“小玉,刚刚玲姐说的北街是什么意思?”我话峰一转,忙问道。

北街这个地方我知道,但也是局限于知道有这么一个公交站,刚刚听妈咪玲说话的口气,好像哪里是非常可怕的地方。

“北街有很多按摩店,是我们夜总会流放小姐的地方,基本上不能在夜总会红起来的,都会被送到北街。”小玉有些难以启齿,不过还是告诉了我。

“按摩店?”我眉头皱了皱。

这种地方我没有去过,当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小玉说流放小姐,肯定非常可怕了。

“嗯,只要客人付一百块钱,就要陪客人上床。”小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

“什、什么?”我脸色大变。

我靠,有没有搞错,一百块钱就要小姐陪客人睡觉,这也太离谱了吧?

“我们这里的小姐都不想去北街,所以挤破了脑袋想往上爬,一旦做到头牌,就能有特殊的地位,而北街,听说只要是流放在那的小姐,一天少说要接待十几个客人,多的甚至要接待几十个客人,很多流放在那的小姐都吃不消而崩溃,有的还患病,结束了生命。”小玉说到最后,脸庞流露出一丝惊恐。

所谓不入这一行,不知道这一行的水有多深,我现在才明白北街这种地方原来是让小姐跑量的,就好比卖衣服要薄利多销。

“所以你想做头牌?”我看向小玉。

“嗯。”小玉重重点头。

就在我和小玉聊天之际,瑜伽房的门被推开,只见高婷美耻笑至极地看向小玉。

“就凭你也想做头牌,也不照照镜子,简直笑死人了!”

“就是,刚刚玲姐还警告我们别得罪客人,就你这德行还想做头牌,德行!”

“你们干嘛这么说小玉?”

连续地话语声下,零星有几个帮小玉的小姐,但是更多的还是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