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把下面弄湿的文字

时间:2020-02-01 02:59       来源: 网络整理

“嗯!”江暖暖猛地一颤,双腿立刻夹紧,甚至,江城的手指还感觉到强烈的收缩,登时心头更加躁动起来。

门,在这一刻突然被人打开,王秋云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江城吓了一跳,捅进暖暖花园之内的手指,也不敢再动。

文学

“妈……”

江暖暖弱弱的唤了一声,或许是过于紧张的缘故,紧致的蜜道仍旧一缩一缩的,让江城浑身血yè逆流,下边更是涨得随时都要zhà裂。

“死丫头,洗澡还用浴缸,你可真会享受!”

王秋云骂骂咧咧地走上前来,想把江暖暖拽出去,后者却一下子用手挡住身子。

“妈,我最近来例假有点痛经,医生给我开了两幅中yào让我泡着,我马上就出去了。”

江暖暖惶恐地解释道。

紧张又刺激的感觉让江城脑顶充血,一只手在光滑凝脂的娇身上肆意游走,而捅在花园蜜道里的手指,也开始不停地抽送起来。

浴缸中温热的水流,更让这刺激的时刻,多了几分暧昧的情愫。

江暖暖猛地一惊,只觉得下边又喷出了好多水来,但她怕妈妈看出端倪,硬咬牙佯装从容。

王秋云嫌恶地看了江暖暖一眼。

“那你赶紧吧,你江叔叔快回来了,他要是吃不上热饭,我打死你。”

说着,王秋云摔门而出。

浴室内再次恢复平静,江城看人走了,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燥热,一下子钻出水面,痴汉一般凝视着江暖暖,下边的手,更加疯狂地抽动起来。

“叔叔,你快放我出去,我妈妈在催了。”

江暖暖猛地抽搐起来,带着哭腔求饶,róuruǎn的声线,却更加烘热雄xìng荷尔蒙。

“那你现在告诉叔叔,是不是交男朋友了?那臭小子是谁?”江城一边用力进出,一边质问。

“我没交男朋友。”

江暖暖委屈的嘟囔,江城心中诡异的醋意,却更浓烈了。

“暖暖,撒谎可不是个好孩子。既然你没交男朋友,你身上这淤青,怎么来的?”

江城脸一拉,一下子给江暖暖吓得脸都红了。

“我……反正我没交男朋友。”

江暖暖一张小脸红的快滴出血来,江城却只以为她在撒谎,心里莫名酸溜溜的,他用手,直接掐住了女孩儿的绵软。

“既然暖暖不肯说,那叔叔猜猜。”

“你身上的痕迹,是这么来的吗?”

说着,江城看准了那粉嫩的樱桃,直接用嘴狠狠咬住,舌头灵巧的在上面不断吮吸。

“嗯……”

女孩儿牙关发出一声shēnyín,这娇媚的声音听的江城心都软了。

他用力在那可爱的小樱桃上来回tiǎn舐,轻咬,女孩身下,似乎来了反应,小手不安地在他身上推着。

“叔叔,唔……”

江城狠狠在女孩的身上裹起两个紫红的草莓,手指也从不停止地疯狂进出。

江暖暖哪受的了这种撩拨,身子一软,她就直接瘫在了自己的继父怀中

“还不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江城步步紧bī。

“我真的没jiāo男朋友……”

江暖暖勉强从牙关中推出几个字,江城却丝毫不信。

这小丫头,翅膀真是硬了,居然还敢骗他!

江城越想越不是滋味。

必须问出那个男人是谁!

江城黑着脸缩回了手指,抓起江暖暖强迫她坐在浴缸边缘,两条白花花的长腿,摆成一个M。

“不说是吧?叔叔今天非得让你说实话不可!”

冷笑着,江城便要再次把手指探入花园。

就在这时,角落的一个红点,吸引了江城的注意。

那……

那是摄像头?

这小丫头,竟然还录像了!

江城大惊之下,邪念更加凶猛袭来,拽着江暖暖从浴缸里出来,到了红点前面,摁住她的香肩,强迫她跪在了地上。

她要录像不是吗,那就给她录下来好了,看她还敢不敢护着那个男人!

江城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接而蹲下来,很快摸向江暖暖软嫩的花园,手指很顺利便探索了进去,狠狠地折腾了起来。

女孩儿娇嫩的花径都被江城弄的通红,暧昧的声音,也在浴室中响起。

“叔叔……不要……”

江暖暖现在都快急疯了,但一种难以言喻的kuài gǎn,让她忍不住沉沦在她叔叔的动作中,无法自拔。

浴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江城的下身,也涨的难受。

哼!要不是他那个便宜老婆在家,他肯定让这死丫头三天下不了床。

心里莫名酸溜溜的,江城的下身已经涨的几乎快要bàozhà。

手中的速度不自觉加快,江暖暖的shēnyín声,也不断变得旖旎。

“啊……叔叔,不要……快停下……啊……”

女孩儿澄澈的眼眸浮出水雾,红唇微张,看的江城yù火恒生。

“唔——”

他低头狠狠吻住女孩儿的唇瓣,用力吮吸着口中的甘甜,手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

“噗嗤——”

终于,伴随着一片透明的yè体,女孩儿抽搐着腰肢。yè体喷shè在面前的摄像头上,江城这才依依不舍地把手指从那粉嫩的曲径中抽出。

“暖暖,你说,这段视频要是被你那个男朋友看到了,会怎么样呢?”

江城勾着嘴角,虽是在笑,却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我没谈男朋友!”

江暖暖嗔怒说着,语气中却全是虚弱,娇身也在不停地颤栗。

“那你告诉叔叔,你身上这痕迹,是从哪儿来的?”

江城看着江暖暖脸上的表情,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xìng。他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问道。

“是……”

江暖暖眼看瞒不住了,刚准备开口,浴室外,却传来一道愤怒的吼声。

“江暖暖,你怎么还没出来!”

江城心有不甘,低声啐骂了一句,但又无可奈何,依依不舍放开了暖暖:“去,赶紧出去,把你妈引开,我这个样子,她肯定会怀疑。”

江暖暖软软地应了一声,随后换衣服转身出了浴室。

江城站在镜子前,看着他浑身shīlùlù的模样,脑海中,却全是江暖暖袅娜的身影。

随着浴火的渐渐熄灭,江城开始有些后怕。

万一江暖暖把这件事宣扬出去,他这个行长岂不是会被人chuō死脊梁骨?

虽然说暖暖xìng格偏于懦弱,不见得会乱说话,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还是得想个法子确保她不会乱说话的好。

他在浴室呆了很久,不知道江暖暖用了什么借口,听见防盗门重重关死之后,江城这才出了浴室。

回房间把衣服换下,他刚准备换上干爽的睡衣,一道熟悉的声音,却突然在背后响起。

“老公,你怎么在家里?”

王秋云站在门口,一脸狐疑地盯着江城。

刚才江暖暖那个死丫头让她陪她去买东西,谁知道,她下楼下了一半儿,居然忘带钱包了,一回来,就看到老公在房间里。

她明明没看见有人上来过啊,老公怎么突然出现在家里了呢?

王秋云越想越不对劲,看着江城的眼神,也愈发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