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弓起腰迎合他的冲撞

时间:2020-02-01 03:01       来源: 网络整理

苏亚丽有些委屈的说:“还是没有知觉,不知道是不是伤着了。”

听苏亚丽这么一说,王富贵也有些着急了,宽大的手掌隔着连衣裙的下摆用力握住了苏亚丽的大腿,苏亚丽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身体也跟着紧绷起来。

“这样有感觉吗?”王富贵问道。

文学

“有一点,但是不明显,感觉好像有点血液不通似的。”

“那这个地方呢?”说着,王富贵在苏亚丽的大腿上变换着位置捏揉,同时观察着苏亚丽的反应。

苏亚丽被王富贵这么一捏,顿时就有了一种酥麻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从没被老公之外的男人如此亲密的碰触过,那种紧张又莫名期待的感觉让苏亚丽有些不知所错。

但是苏亚丽内心却破天荒的希望王富贵的动作不要停,内心中有一种被压抑许久的欲望在蠢蠢欲动。

苏亚丽紧咬着下唇,微微摇摇头。

王富贵的手越来越朝里,已经开始接近苏亚丽的大腿根了。

“这里呢?也没感觉?”

苏亚丽依然摇头。

王富贵的手心有点出汗,一方面是害怕儿媳妇真从上铺掉下来摔坏了腿,另一方面也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快要探到苏亚丽的大腿根了,这个位置就算是长辈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就在王富贵犹豫的时候,苏亚丽竟然从嗓子里发出一阵细微的呻吟声。

“啊,这里,这里稍微有点知觉了。”

苏亚丽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声音,内心的欲望和羞耻的感觉互相纠缠着,让她的脑子像烧开的水一样乱成一团,自己竟对自己的公公有了冲动!

听到苏亚丽的话,王富贵也逐渐放开了,手掌紧贴着苏亚丽的大腿,手指张开,缓缓用力,轻柔的按捏着苏亚丽的大腿,慢慢地从大腿到膝盖,再从膝盖到大腿。

入手的柔软让王富贵有些不能自已,恨不得立马就把苏亚丽按到床上,狠狠地释放自己的欲望,但是最后的理智告诉他,这样

苏亚丽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但是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有些忘乎所以。

随着王富贵手上的用力揉捏,苏亚丽的裙子也被挤到了大腿根,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呈现在王富贵面前,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莹白色的光芒。

王富贵揉捏了一会,手指有些酸痛,在苏亚丽大腿上移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这样看着更像是在苏亚丽的大腿上摩擦着。

结果一不小心,整个手掌就抓进了苏亚丽的裙下,入手的地方恰是苏亚丽的大腿内侧。

“啊!”

苏亚丽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王富贵的手被苏亚丽紧紧的夹在大腿中间。

王富贵也感受到了苏亚丽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隐约间已经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的布料。

那是苏亚丽的最后一道防线,只消轻轻用力就能把它扯下来,苏亚丽裙下便不着片缕。

这个时候的苏亚丽,内心极度矛盾,一边是会被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伦Li道德问题,一边是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生理欲望,两种情感在自己脑海中冲撞着,让她一时间举棋不定犹豫不决,而王富贵的那些小动作,又在无形之中撩动着她体内的原始冲动。

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对这种冲动的渴望,裙下的那泓蜜泉,也如早春时的小溪一般,流水潺潺。

她低着头紧咬着下唇,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身体的颤抖预示着她体内积压的洪流即将喷涌,而低头的时候,公公王富贵那雄赳赳的帐篷,更像是一把炽热的火炬在召唤着她。

看到苏亚丽的变化,王富贵也有些犹豫,两人现在都处在一个相对尴尬的状态下,但是凭借王富贵多年的生活经验可以看出,儿媳妇这是心口积压着一口浊气,如果不排出来,很有可能积郁成疾。

手掌被夹着,但手指还能活动,王富贵索性假装自己没有注意到当前境遇的尴尬,继续小范围的活动着手指,用手指的力度慢慢挤压着苏亚丽的大腿。

随着王富贵的用力,苏亚丽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但是双腿夹紧的力度明显降低,王富贵的手又可以自由活动了。

王富贵就这样轻轻摩挲着苏亚丽光洁的肌肤,最里面的那根手指有意无意的在那块柔滑的布料上摩擦着。

一下一下,每一下都在轻叩苏亚丽的门扉,随着王富贵节奏的加快,那薄薄的一层布料竟也湿透了,王富贵自然也感受到了这微妙的变化,虽然内心在挣扎着这是自己的儿媳妇,自己这么做是有伤风化的,但是手指却不听自己的使唤,不停地向那篇柔滑的布料发起攻击。

而此时苏亚丽的半个身子几乎都摊在王富贵的怀里,脑袋半靠在王富贵的肩膀上,饱满的胸脯紧贴着王富贵的胳膊,浑身像得了疟疾一样发烫,呼吸有些急促,湿热的气体混合着苏亚丽身上特有的香气,一下一下的铺在王富贵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