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可以一直插着睡吗:张开腿,放松,一会儿就不疼了

时间:2020-02-01 03:06       来源: 网络整理

想不到王爷爷竟然没有死,变成了鬼,而且在这里遇到了我。

我竟然没有认出王爷爷的声音,虽然是因为他的脸摔成那样,声音变了许多,可是我也觉得有些亏欠他。

睡觉可以一直插着睡吗:张开腿,放松,一会儿就不疼了

我只是听我妈说过王爷爷当时的样子,自己却是没有见到,看到他第一眼,被吓了一跳。

想了一下,我虽然还是不敢再看王爷爷的脸,不过还是低着头轻声对他道:“王爷爷,你怎么还没去阴间轮回?”

我不知道王爷爷是不是有什么怨念,或者有什么牵挂才会变成鬼,只是随口问了他一句,并没想得到他的答案,然后便回过头来问李直:“喂,你一定有办法帮王爷爷去阴间吧?你看他这个样子,还留在这里,多可怜呀?”

我以为既然李直自己都说我是他的女人了,仙家也说他会保护我,一定会也帮王爷爷的,想不到他竟然翻了翻眼皮冷冷地对我道:“我又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帮他?”

混蛋呀,刚才还冲我笑得那么温暖,为什么转眼间就换了这样一张冷脸?

我知道李直是因为王爷爷不高兴,可是他活着的时候毕竟对我不错呀,我怎么忍心不帮他?

你帅就了不起?姐姐不求你了好不好?

我心中有些生气,冲李直哼了一声,便慢慢向王爷爷走了过去。

虽然赌气,但是我却是一点也没有概念要怎么去帮王爷爷,便想问问王爷爷,说不定他知道我能怎么帮他呢。

我低着头,只看向王爷爷的下半身,虽然他的两腿还是弯弯曲曲的,但是比起他那张脸来,还是好看多了。

看到我走了过去,王爷爷似乎轻笑了一声,不过从他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却好像一只破风箱被人拉响了一样,沙哑难听。

“离离呀,你能带爷爷回家吗?”

王爷爷又对我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他的这句话以后,我完全忘记了王爷爷面孔的可怕,抬起头来看向他,却发现王爷爷正一脸慈祥地看着我笑。

身上还是那身破旧的身服,不过看起来却干净了许多,脸上布满了皱纹,岁月的沧桑并没有磨灭掉他的笑容,反而使他看起来更加值得信赖。

一瞬间,王爷爷活着时的点点滴滴涌上我的心头,想着每次夜晚来临的时候,全村人都在家里和亲人一起尽享天伦之乐,却只有他一个人孤苦无依,对着一盏昏暗的灯泡,借酒浇愁,我突然觉得有些鼻塞,泪水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向王爷爷伸出手,我点了点头对他道:“好的王爷爷,我们回家!”

在那时候,我已经忘记了王爷爷已经死去几年的事实,只觉得他太可怜了,想把他送回家,然后亲手给他煮一碗热饭,看他吃下去。

王爷爷也伸出了手,就要拉住我的手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然后“啪”地一声,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把王爷爷的手打落了。

王爷爷发出“嗷”的一声痛叫,脸色突然变得狰狞,喉咙里又响起像动物一样的“嗬嗬”声,两眼突然变得通红,就好像灯泡一样发出刺眼的光芒,我心头一紧,忙退了一步,躲到走过来的李直身后。

李直白了我一眼,不满地道:“怎么样?你知道厉害了吧?你被鬼迷了心窍了!”

说完,他伸出左手食指来在我的眉心点了一下。

我只觉得脑袋里一凉,顿时清醒了许多,就好像有人用水洗过我的双眼一样,眼前看到的东西清晰明亮出许多。

再看向王爷爷,我却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王爷爷哪里还是刚才那副慈祥的面容?依然是一脸烂肉,再加上两个红通通的眼珠,本来就够吓人的了,而他现在似乎十分愤怒,脸上的肉不停地颤抖着,有一些小肉块就掉落了下来,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我明明知道王爷爷已经变成鬼了,刚才怎么会信他的话,要带他回家?

李直说我被鬼迷了心窍,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

“莫若离,以后你还会遇到无数这样的鬼,就算是你再亲的人,只要死了都是鬼,都会害人的!你不能把他们当成你的亲人,只要他们敢靠近你,你就用你手里的镯子向他们的眉心敲下去,知道了吗?”

一边说着,李直拿起我的手,用手镯对准王爷爷的脑袋,敲了下去。

王爷爷虽然看起来十分可怕,可是他活着的时候毕竟对我那么好,我知道自己的这个手镯不一般,看到手镯上隐隐闪着一丝金光,落在王爷爷的眉心处,心中却是有些不忍,使劲想要缩回自己的手,可是李直的力气很大,我的手都被他捏得有些疼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镯砸进了王爷爷的脑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