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工老头把校花会员免费,上面吃奶下面湿,巅峰神医

时间:2020-02-14 18:38       来源: 网络整理

 咚咚咚……

文学

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楚韵,病看完了么,我来接你回家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紧随其后。

突如其来的动静,顿时吓得老林一股子泄气,那儿瞬间变得和霜打茄子一般焉了下来。

这声音他很熟悉,正是村长黄杨,苏楚韵的老婆。

眼下黄国庆不在,要是让他撞见屋内的情况,正值壮年的他还不打把自己这身老骨头给拆了。

“你在外面等一下!”

苏楚韵也从异样的刺激中清醒过来,并相比慌张的老林要镇定许多,整理了一下衣衫轻咳两声道:“老林说我身子骨气血弱,给我开两副补气血的药。”

说完,她春意尚未退去的双眼朝老林一阵眨巴!

老林顿时会意,提起裤子坐到小桌边上,随便拿起纸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苏楚韵则忙着收整凌乱的床铺,把湿透了大片的床单裹在了最下面,然后再去院子开门。

“你怎么脸红的这么厉害?”

门外,黄杨看着潮红仍未完全褪去的苏楚韵,神色间带着一丝狐疑。

“我病根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

苏楚韵没有丝毫慌张,翻了个白眼道:“我之所以找这老家伙看病,还不是看他一把年纪,就算想那啥也提不起劲!”

“那倒也是!”黄杨一听顿时乐了,心里也不疑有他。

此时,老林也胡编乱造了一张药方走出来。

看见黄杨,他努力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把药方交给苏楚韵后,再随意叮嘱了两句。

“老林,我媳妇儿这病就得多麻烦你了!”黄杨倒也大方,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红票子塞给老林。

“应该的,应该的!”老林也不客套,径直收了下来。

反正这些年黄杨当村长,捞得可不少,这钱不要白不要。

只是当他看见一旁的苏楚韵时,别有用意的补上了一句:“这病根一时半会根治不了,得要多尝试几次,楚韵大妹子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

苏楚韵会意,嫣然一笑道:“你刚才说你明天没事,那我就明天过来好了!”

“那好,明天下午我在家里等你!”

老林心中一喜,只要苏楚韵明天再来,这事就算十拿九稳了。

想到她刚才在床上扭动身姿的魅惑模样,心神都不由自主再次火热起来。

刚才苏楚韵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黄杨的疑虑,此时对两人别有深意的对话也没有察觉丝毫不妥。

毕竟老林的确年纪大了,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头,就算有心那也是无力。

这也是黄杨,在知道媳妇儿苏楚韵病根在令人尴尬的位置,也同意她到老林这里来治疗的原因。

随后两人没有多留,老林客套的送到了门口。

可在临走之前,苏楚韵背着黄杨,突然向老林手中塞了一件东西。

低头一看,居然是那条湿润的黑色蕾丝......

老林吓得不轻,生怕黄杨看出端倪,赶紧揣进了兜里。

等两人离开后,老林关上门掏出那条蕾丝边裤衩,上头湿润无比,轻轻一捏手指便敷上了一层滑腻“真是个小浪蹄子!”

老林将手指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气后笑骂了一句,心中对即将到来的明天下午极为期待起来。

老林特意早起,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躺在太师椅上摇晃着养神,而是跟着电视里做了一套养身操。

毕竟看昨天苏楚韵的反应,今天下午绝对是一场恶战,没有一个好的精神状况可不行。

只要第一次留下深刻印象,让她食髓知味,往后就算躺着哪儿,她也会乖乖的爬上来。

久经沙场的老林,非常有自信办到这一点。

特别是想到昨天临走前,苏楚韵小手抓捏的感觉,老林血气蹭蹭往上涨,那儿再次支了起来,心里百般痒痒,恨不得时间能够快进,早点来到下午的时间段。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老早就在门口等候,却迟迟没见到苏楚韵的影子。

老林心头有些窝火,这种期待了一天却被人放鸽子的感觉可不好受。

最不好受的还是他那儿,从一早起来就一直雄赳赳的,他感觉全身的血都聚集在这一个地方了,整个人脑袋晕乎乎的。

老林气呼呼的坐在太师椅上,感觉拂面吹来的风儿也不在惬意,反而扰得人心情烦躁。

咚咚咚!

来了!

听见这轻轻的敲门声,老林眼神顿时一亮,满心郁闷瞬间一扫而空,顶着胀鼓鼓的帐篷就前去开门。、

不过,当门打开后,他傻眼了!

门外站着的居然不是他苦苦等待一天的苏楚韵,而是穿着卡通T恤,一脸怯生生的黄嘉怡。

来的人虽然不对,但老林一身火气并没有因此消散,反而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