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着嘴唇抓床单男生福利,趴我身上日死我

时间:2020-02-25 02:26       来源: 网络整理

新婚洞房花烛夜,陈琳横躺床上,俏脸绯红,咬着红唇。

“你声音轻点,志远还在脚头睡呢,万一被他看见,多尴尬……”邻家大哥压在她的身上,轻语道。

文学

“嗯……”

陈琳是我嫂子,长得特漂亮,性感,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绝对的极品。

如果不是农村压床习俗,我不可能观赏到这一幕。

被她们的动静惊醒,我半眯着眼,躲在被子里。

“舒服吗?”大哥让嫂子换了个姿势,拍了拍陈琳的身子。

“恩。”

陈琳摇摆着,一副享受的表情,眉头紧皱,咬着贝齿。

大哥见自己老婆如此兴奋,立刻情绪点燃。

我正躲在被子里兴奋观赏呢,可哪知道不到五分钟,伴随一声粗吼,缴械投降。

那一刻,我才知道大哥身体有问题。

陈琳未得到没满足,心底很压抑,但强忍着没说。

她们结束后,我觉察到异常,怕被她们发现,一直躲在被子里,假装睡着。

这事儿后,我猜测她们夫妻关系肯定会出问题,果真,如同我所想。

婚后她们感情不和谐,屡有争吵,甚至大哥还有家暴倾向。

嫂子陈琳对我一直很关照,所以每次只要他打嫂子的时候,我站在一旁阻拦。

邻居大哥与我关系一般,有时我也免不了挨一顿揍。

那时候,觉得嫂子好可怜!心底有一种特想保护的欲念。

因为我的保护,嫂子对我好感日益加深!

记得大热天的时候,我去她家,她刚从堂屋水盆里洗澡出来,拿着湿毛巾,先是对我笑,然后擦洗身子的时候,那种冲动感更强烈了。

不知是不是命运作弄。

嫂子过门了半年,却发生了悲剧!

大哥跟同村几人去山里伐树,不料没戴安全帽,加上地势凶险,树丫戳到了大哥脑门死穴,当场死亡。

我看着嫂子整天以泪洗面,跪在大哥灵堂前,泪水挂在白皙面颊上。

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我心底觉得她真的很可怜,想上去安慰,但村里人多口杂,怕说闲话,我又不好上前。

嫂子,才年过22,正是青春年华的阶段,那一刻,我心底就更想保护好她,不让她受欺负。

终于挺到了大哥头七。

我看着嫂子披蔗白麻,泪眼婆娑,眼眶红肿,趴在大哥棺材前,那极度伤心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冲动,真想冲上去,紧紧的抱着她,告诉她:大哥走了,还有我,别哭了……

头七次日清晨,天蒙蒙亮。

我早早起床,想去探望一下邻居嫂子。

当时我就是抱着一种安慰的想法,当我走到屋角,只看见嫂子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白色宽松的背心,背对着我,那性感迷人的臀部,让我想入非非。

她肩膀上挑着粪水,正打算前往村前的菜地。

此时,村庄很安静,我跟嫂子大概保持了几十米的距离,我悄悄的尾随其后。

嫂子走近菜园,放下肩膀上的担子,刚走近菜地,拿着长瓢正打算浇地。

我欣赏了一番嫂子那迷人的背影,正打算走过去呢,可就在我刚踏出第一步,正打算喊出口的时候。

突然从菜园正前方的稻草田里,冲出一个身影。

这身影冲到嫂子的后面,一把将嫂子给抱着,然后抱了起来,往稻草田里面拖。

看见这一幕,我懵了!只看见嫂子挣扎着,嘴里还在大声的叫着,可清早没人能听见。

我急了!

当即我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撒开脚步,朝着稻草田里面奔去。

那一刻,我就只有一个念头!

谁要是欺负我嫂子,我就要谁死!就算是阎王老子都不行!

跑到稻草田里!嫂子一直都在挣扎,慌张的尖叫:“来人啊,不要,不要……”

我脑子猛地冲血,冲进稻草田,扒开一排稻草,很快,我就看见了嫂子,可眼前的一幕让我懵了。

只看见嫂子被推倒在稻草田里,牛仔裤已经被扒开,褪到小腿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