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完高质量有肉言会员免费情,熬夜看完的高质量肉

时间:2020-04-02 05:47       来源: 网络整理

他转身离开,走到楼梯口时,又冷声道:“要去医院就给陈琳打电话,让她送你。”

我揉着疼得抽搐的胃,靠在墙壁上,望着他的背影,凄凉一笑。

宋佳敏有事他就迫不及待的去,而我,有事只能找他的秘书。

我翻出家里备着的胃药吃了,胃倒是没那么痛了,但仍旧一夜无眠,心像是被撕了个巨大的口,冷风不断的往里灌。

他和宋佳敏在干嘛?

熬夜看完高质量有肉言会员免费情,熬夜看完的高质量肉

孤男寡女,一夜共处……

一整晚,我没有一刻能平静下来,胸腔闷得难以呼吸。

次日,我的胃又渐渐疼了起来,甚至开始呕吐。我打电话请/假后,就驱车去医院检查。

幸好问题不大,只是急性胃炎,医生说吃两天药就没事了。

“锦时,医生都说小宝病情稳定了,你就放心去公司吧。等结果出来了,我再打电话给你。”

我刚取完药,就听身后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

四年未见,我仍旧在一瞬间,就听出了这是宋佳敏的声音,不由紧紧地捏住手中的检查单,心头升起疑虑。

小宝?什么结果?

下一秒,就听程锦时应道:“嗯。”

低沉熟悉的嗓音砸进我的心底,难受得仿佛蚂蚁密密麻麻的啃噬,我却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是他的妻子,这样的场景,该害怕的人明明是他们才对啊。

“小希,小希……还真是你呀!”

正欲离开时,宋佳敏突然惊讶地拉住了我的手臂,态度十分亲昵。

我冷漠地甩开,淡淡道:“有事?”

宋佳敏的手在半空中僵了僵,而后挽在了程锦时的手肘上,她轻咬着下唇,“这,这四年你都没回过家,我们都挺担心你的……你过得还好吗?”

呵,虚伪做作。

曾经是演给我爸爸看,现在,是在演给程锦时看吧。

四年前,我和程锦时结婚后,就再没有回过宁家,我们结婚的消息,也只有程家知道。

看样子,宋佳敏也还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我看着他们并肩,咽下满腔的心酸,故意道:“过得很好,哦对了,忘了和你们说,我结婚了。”

宋佳敏非常吃惊,“结婚?和谁啊?”

我正想回答,就有一道沉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警告和威胁,不言而喻。

我略带讽刺的迎上程锦时的眸光,心凉了一截,只得不轻不重的反问,“和你有关系吗?”

话落,胃里涌起一阵恶心,我抬手掩了掩,强行压了下去。

她尴尬地笑了笑,也看出我有些反胃,瞥见我手中的检查单,十分讶异地开口,“你怎么在医院,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我不经意间对上程锦时凌厉的目光,急忙把检查单塞进包里,莞尔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再不等她说话,我快步走出了医院,如芒在背。

对,我就是故意的,故意让他们以为我怀孕。

我想知道,如果我真的怀孕了……程锦时会不会接受,会不会让我生下孩子。

我原本请了一整天的假,却还是开车往公司的方向去,刚驶入主道,程锦时就打了电话过来,“在哪?”

我捏了捏方向盘,“去公司的路上。”

他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嗓音清冷的开腔,“回家,我在家里等你。”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掐断了电话。

他在等我回家?还真是头一次。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红绿灯路口掉头回家,眼眶忽然开始模糊。

结婚四年来,他要么夜不归宿,要么都是深更半夜才回来。

从来,我都是独自回到那个空无一人的家里,冷清至极。曾经无数次期盼,打开家门,可以看见他的身影。

现在明明知道他在家里等我,但我打开家里的时候,仍有些紧张,担心他其实没回来。

当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那抹清冷的身影时,我提起的心才落了下去。

我走过去,手掌紧张地捏成了拳头,唇角不自觉的往上翘,“你真的在家等我呀……”

这么一件夫妻间再正常不过的小事,我心里的满足却好像要溢出来了。

甚至,自动忘记了,昨晚他才抛下我去找宋佳敏的这件事。

“你的包给我。”他抬眸瞥了我一眼,朝我伸出手。

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不过也没犹豫,直接把单肩包递给他,“怎么了?”

他没有答话,修长的手指直接拉开包包,抽出那张我塞进包里的检查单,黑眸逐渐变得冷厉。

我蓦地明白过来,想要去抢回来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冷笑,沉声问,“怀孕和胃炎,这两个词你分不清?”

我低下头,舔了舔唇,认真道:“锦时,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怀孕了,你会不会同意我把孩子生下来。”

他的神情晦暗不明,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你不会怀孕。”

是,如果一切都按照他的安排,我不会怀孕。

我们每一次发生关系,他几乎都戴套了,为数不多的那么几次,是在我安全期,比如昨天。

我笑了笑,故作轻松,“可是,万一呢?”

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站在我面前,微微俯身,抬起我的下颌,令我不得不与他对视。

他的一双黑眸如同漩涡,恨不得把人吸进去,声线寡凉,“宁希,你想给我生孩子?”

一个“是”字卡在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无法忘记,他说过的话,他说,我们之间,只谈钱和性。

在我沉默的空档,他的眼神愈发深邃,轻声道:“你该不会,突然爱上我了吧?”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我心跳蓦然加快,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我想说,不是突然爱上你,而是已经爱了你四年多。

四年多,一直努力想要得到你一点点的真心和在乎。

下颌猛地一疼,我眼睛睁大,彻底清醒过来,慌张地摇头否认,“我只是喜欢小孩子而已。”

他眼神复杂,缓缓地松开我,意味深长的反问,“是吗?”

我眼眶微润,只能点头,“是,我累了,回房间睡觉了。”

话落,便迈步往楼上走去,一步步踏在台阶上,心里特别想哭。

我就是想要个孩子啊,想要个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为什么这样简单的想法,在他的面前,都只能掩藏,他明明是我的丈夫啊。

——

翌日,我在公司刚开完会,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提醒我今晚是程漾的生日,让我务必回程家吃饭。

程漾是程锦时的妹妹,我的小姑子,也是程家人最为宠爱的掌上明珠。

唯独,和我不对付。

下午,我把需要领导审批的文件叠成一摞,抱起来送去领导办公室。

我把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单独抽出一份,“孟总,这些都是需要你过目的文件,这份七夕节营销方案比较着急,你有时间可以先看看。”

孟恺神情专注的看着一份合同,略微颔首,“行,放这吧。”

我点了点头,轻声道:“嗯,那我先出去了。”

我从大学实习就是在这家公司,一直做孟恺的助理,到现在正好五年。

也是因为和他一起参加商务聚餐,我才认识了程锦时。

“宁希,你等一下。”

我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孟恺忽然叫住了我。

我转过身,他的视线离开合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温声道:“没什么事,你就先下班吧。”

我诧异地确认,“可以吗?”

他笑了笑,“我不说,你也会请/假,对吧?每年的今天,你都有事。”

我有些赧然,又惊讶他在忙不完的工作,和丰富多彩的私生活中,竟然还有脑细胞来记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

如果是刚和他认识,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体贴而多想,可身为他的助理,我太清楚了。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句话说的就是他。

我也没拒绝,轻笑道:“多谢孟总,我今天确实有事。”

他微微扬眉,“嗯,下班吧。”

和程锦时结婚后,程漾的第一次生日,我塞车迟到了,程漾直接把我送的礼物转送给了佣人。

从那之后,她每一年的生日,我只会想方设法的提前到。

她不喜欢我,而我对她,也没多少好感。我小心翼翼的讨好程家人,都不过是为了程锦时。

我到程家老宅的时候才四点多,老宅很热闹。我婆婆和几个长辈,正凑成一桌在打麻将。

我走过去打招呼,我婆婆把手里的牌打出去,笑问,“锦时没和你一块回来?”

我抿了抿唇,“嗯,他说有点事,等会儿就过来。”

过来之前,我就给程锦时打过电话了,他让我自己先回来。

我婆婆轻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她比谁都清楚,我和程锦时的婚姻是什么样。

正好程漾从楼上下来,穿着一件限量版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姿态优雅。

我把提前精心挑选好的礼物递给她,笑着道:“漾漾,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和你哥一块给你准备的,希望你喜欢。”

程漾打开包装盒,拿起车钥匙,水亮的双眸中闪过欣喜,“你们怎么知道我想要这款车?”

我见她喜欢,也松了一口气,“我上次看见你在……”

她笑容一敛,满不在乎地打断,“我哥给的钱吧,你千万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了,我心里就一个嫂子……”

说着,她猛然打住了话音,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我原也没指望一辆跑车就能让她转变对我的态度,程家的掌上明珠,想要什么没有。

况且,也确实和她说的差不多,大部分的钱都是程锦时出的。

只是她那句,心里就一个嫂子……似乎一瞬间就成为了我心里的疙瘩,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我怔怔地愣在原地,她口中的嫂子,是宋佳敏么?

一直到晚餐开始,程锦时都没来。我婆婆都担心的问我,我们是不是吵架了,我只好离了餐桌,走到窗边给他打电话。

连响了几声,他都没有接,我心里莫名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没由来的心慌。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响起佣人叫我的声音。

我转过身,眸光一转,便看见站在璀璨灯光下的程锦时,一身纯手工定制西装,薄唇紧抿,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我愣了愣,朝他的方向走去,却听他不疾不徐的开口,“这是小宝,趁着各位长辈都在,我把他带来给你们认识一下。”

我婆婆剜了他一眼,“认识什么,这是谁家的孩子?”

程锦时语气不容置喙的说道:“我儿子,您的孙子。”

我脚步猛然顿住,视线往下,果然看见他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一刹那凉透了,一股寒意径直钻入四肢百骸。

耳朵像是出现了耳鸣一样,一遍遍回旋的只有他说的这句话。

小宝……

我几乎在一刹那就想起来,昨天在医院,宋佳敏也说到了这个名字。

小宝,居然是他们的孩子?

可笑,太可笑了。

最可笑的是我,没有丝毫的准备,手足无措的看着我的丈夫,当着所有亲戚的面,给他的私生子正名。

我艰难地迈步走到他跟前,声音发颤,“锦时,你说什么?”

小宝似乎被吓到了,往后跑了两步,扑进一个女人的怀里,软声软气的叫了声,“妈妈,怕……”

我这才发现,宋佳敏也来了。

昨天他还不允许我当着宋佳敏说出和他的关系,今天,就直接把人带回家了。

我看了看抱着孩子的宋佳敏,又看了看程锦时,真是温馨的一家三口。

再傻的人,也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就连一向看我不顺眼的程漾,此时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

宋佳敏红着眼眶,“小希,我就是担心小宝认生,会哭闹,才跟锦时一块来的。”

我按捺下自己几乎爆发的情绪,声音不大不小的问道:“我爸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虽然当初你们结婚,我的做法很不懂事,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