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股民亲述:不愿说男生福利买过乐视股票,怕别人觉

时间:2020-05-19 14:09       来源: 网络整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显微故事,作者丨陈辉,编辑丨木蒙

乐视网终于要退市了。

5月14日晚间,深交所公告称乐视网因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根据相关规定和审核意见,2020年5月14日,决定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

这家上市于2010年的互联网公司,在2015年之前的表现并不起眼。但2015年之后,凭借着各项“PPT业务”,从电视、手机,跨界做了体育、影业、金融,甚至还布局汽车,乐视网股价一飞冲天,最高曾达到179.03元/股。

随后乐视网债务危机爆发,各种负面消息不断爆出,股价从接连涨停,变成了接连跌停,连续几年亏损高达数百亿。而在乐视网爆雷背后,则留下了许多与股民相关的故事。

四位曾经或现在的乐视网股民,对「显微故事」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他们当中有人至今没有抛售乐视网;有人当年赚了一笔快钱就跑掉了,甚至还后悔过怎么没坚持到“179元”;有人在看到当年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的《乐视分析报告》后,立刻决定抛售,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损失;也有人在一个月内频繁操作乐视网股票的买卖,最后在100多块钱的时候仍在玩短线。

下面就是他们的口述故事,由显微故事作者陈辉整理。

程志刚:全职股民,2010年买入,至今仍持有

我从2002年开始就没上班了,现在全职做股票投资。

在那以前,我学历还不错,曾在一家全球500强企业的企业做高管,但4年后,因为“跟错了人”,我失业了。

即便是管理过“上亿元的生意”,我依然适应不了中小企业的做事方式。我还创过业,也维持不到半年。

再后来我开始读《易经》,外企常有一些关于传统文化的定期培训,当时我想,如果我能用英语讲《易经》,一定挺受欢迎。这种课的收费很高,但大多是一次性的,很难持续操作。

没课可讲的日子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炒股。

2010年左右,在外企讲课时,我开始不断听到有学员在讨论乐视网。再加上,做培训用的PPT时,偶尔会截一些视频和图片,插入其中,外企会特别要求,必须使用正版,还要提供相关证明,因此我是乐视网的付费用户之一。

那时候乐视网股票上市没多久,差不多70元/股时,我便买入了。

说出来你或许不信,我几乎不看盘,选择哪支股,何时买入,何时抛出,都是用《易经》推算出来的。靠推算,我曾赶上了2006年的牛市,也是靠推算,我在2007年5月中旬抛了大部分股票,恰好躲过了“5·30大跌”。

这些靠我推算出来的时机,给了我不少甜头。在乐视上,我更坚信我的推算。

2015年,乐视网股票的最高点曾达到179元,但我因为不看盘,甚至不知道还有过这回事。我更熟悉的故事是,苹果公司1980年上市,到2020年时,股价翻了400倍。我觉得,高科技企业开辟的是新市场,还没形成规则,往往是赢家通吃,所以回报特别高。

其实,从2004年创业起,乐视网公司的资金便一直很紧张,但这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事儿了,当时我坚信买股更重要的是时机,不是公司运营情况本身。

我前后总共投了20多万在乐视身上,一度还想投资得更多。但2014年,我和妻子离婚,我把房子和财产给了前妻。

没地儿可以住的我,和没结婚的弟弟一起住在北京郊区的老房子,最困难的时候我把吉普车都卖掉了,但依然舍不得卖掉手里的乐视股票。

2016年11月,乐视网拖欠供货商货款的消息不断被曝光,股价一路狂跌,到年底时,已跌到35元/股左右。

我还是坚持拿着乐视,原因很简单,乐视网的盘子还很大。2016年时,中国网络视频行业发展迅猛,受众超5亿,占了网民的73.4%。任何公司在快速扩张时,都可能出现资金紧张的情况,关键看能不能撑过去。

当乐视网宣布造车计划时,我才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这是商业常识:90%的企业死于扩张,没有谁能包打天下,连最起码的专注都做不到,贾跃亭还能算是一名职业商人吗?

我当时还特意咨询了自己的一名学员,他也买了乐视网的股票,他的回答是:别人可能做不成,但贾跃亭一定能做成。

我不跑路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我用《易经》又算了一卦,乐视一定会触底反弹的。

从2017年起,乐视网的股票下行趋势已如江河奔流。到了那时候,我更不想抛售了,那不就等于认输了吗?年底,我看到融创入股乐视以后,觉得希望又来了,触底反弹的机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