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和他朋友同时上

时间:2020-01-31 07:52       来源: 网络整理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韩蕊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本没啥大问题,但老张端着水那问题就出来了。

被韩蕊把水盆一撞,哗的一下子,倒了半盆水在她胸前。

原本只是头发上滴滴答答的水,T恤湿润的还不算严重。

现在可倒好,彻底浇了个透,以至于里面不光白皙看得到,就连白皙顶端的粉嫩都看得到。

这下子可把老张给刺激坏了,脑子都不转了,那只魔爪全凭本能触碰上了韩蕊的胸前。

下一瞬,他就触摸到了那娇嫩迷人的顶端。

而这时候的韩蕊正在惊愕哪来的那么多水,都还没回过味儿来呢,胸前感觉就跟触电似的麻了一下子。那一激灵,直让她感觉下面那地方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反应来,好想干点什么。

随后更是有娇媚的嘤咛声,从她那张猩红的迷人小嘴儿中发出。

韩蕊都羞坏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眼睛好痛。

此时的老张也在碰触到韩蕊胸前的瞬间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混蛋,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只是这事做都已经做了,承认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老张赶紧说道:“蕊蕊,我刚端着水过来,你干嘛突然往前走一步啊!”

韩蕊这才意识到,水是老张端来给她冲眼睛的,自己不小心撞上的。

这让她长长松了口气,刚才那撩人的一下子,她还以为是老张对她那样儿呢……

文学

意识到整件事情都是刚才自己错误导致的意外后,韩蕊也就不再惦记了。

赶紧用盆里剩下的清水,在那冲洗着眼睛。

而旁边的老张则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得亏韩蕊没接触过男人,所以没有感受出来刚才他是用手碰的。同时老张也在心里劝诫着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当韩蕊冲洗完眼睛后,本想对老张道谢,但是看到自己身前几乎等同于没穿衣服后,顿时大羞不已,红着脸赶紧拿双手捂住,羞到不行不行的。

对于此,老张展开了适当的劝慰,“没什么的,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

“在我眼里,你现在跟三两岁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都是小孩子。”

老张倒是没见过韩蕊三两岁的时候,但是韩蕊能够明白老张的意思,在老张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孩子。想想倒也有道理,之前爷爷在家时她也是这么穿衣服的,不也没什么吗?

想到这些,韩蕊心里的羞意才缓释了许多。

不过当然不能再这么透着,所以她赶紧糊弄着冲洗完头发后,就急匆匆的转身往屋子走去。

可因为地上刚才倒了水的缘故,韩蕊脚下顿时一滑,整个人都朝着老张扑了过去。

老张倒是有心扶她,可根本来不及,于是第一时间就被韩蕊给扑倒在地上。

而且特别尴尬的是,韩蕊胸前的其中一蓬娇媚还刚好怼在他身下。

那种温热那种饱满,顿时深深刺激到了老张。

以至于让他情不自禁的,身体就生出了暴躁的反应。

而这种暴躁的反应,直让韩蕊感觉到诧异——

“老张,你裤兜里塞着啥呢,好硬,戳的我怪难受的……”

老张好尴尬,他怎么跟韩蕊说呢?

韩蕊似乎也没想让他回答,自己能做到的事,不求别人,所以她伸出白皙小手摸了过去。

老张当时就急眼了,这哪能摸,这玩意儿就跟电棍是一样的,不能摸,一摸要出事情的!

于是老张赶紧对韩蕊说道:“没什么,就是根伸缩棍,你赶紧起来吧,万一你爷爷这会儿回来看到,咱俩这像什么样子,他非得误会不可。”

韩蕊这才想起自己趴在老张身上,似乎确实不太合适,于是赶紧起身,并且伸手把老张给拉起来,“老张,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老张摆摆手,这能有什么事情,有也只是下半身的事。

与此同时,韩蕊也注意到了老张的身下,伸缩棍怎么还撅着呢?

微愣过后回过神来,韩蕊俏脸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是没跟男人接触过那方面的事情,可她还没上过初中生物课吗?

男男女女的生理结构,她在生物课上都学过的。

况且如今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身体构造更是基础课程,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所以回过味来知道什么是收缩棍的她,赶紧羞涩的跑回了屋内。

刚才竟然用胸前把老张的那给怼上了,自己腆着脸问什么东西戳的难受不说,还要摸摸。

想起这些来,韩蕊就觉得自己羞到要死要活的,实在没脸见人了。

而院子里,老张也很是尴尬,这次自己可真不是故意的,是韩蕊自己拿胸前怼上来的。

那么宝贝儿的东西,又怼在了身上那么敏感的地方,他没反应怎么可能。

只是见到刚才韩蕊羞涩的样子,他也知道韩蕊已经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所以很尴尬。

可又怕引起韩蕊误会,于是老张思虑再三,最终来到窗口前说道:“蕊蕊,我不是故意的。”

“你也知道,你张奶奶已经去世三个多月了,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

“而你又那么年轻,碰到我的位置又那么敏感,所以我那儿就不受控制的起来了。”

“但是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有意的……”

老张在窗外做起了解释,怕韩蕊会误会这件事情。

但韩蕊显然并没有误会老张,这点从她随后的开口就听出来了。

“老张,没事的,这事不怪你,是我自己脚滑把你给扑倒的。”

“而且我是学医的,我知道有些事情只是身体本能而已,我不怪你。”

听到韩蕊这么说,老张心里就松快了许多,别闹起误会就好,免得背个老流氓的骂名。

可紧随其后的,韩蕊的声音就再度从房间内传出。

“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对谁也不许说,包括我爷爷。”

能够理解,毕竟是那么羞人的事情,谁愿意把这种事告诉别人。

于是老张连口答应,保证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的。

重新坐回躺椅上,老张点燃了那支烟,深深抽了一口。

还好,误会总算是解除了,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以后可不能再跟韩蕊起旖旎。

毕竟韩蕊是老韩的孙女,也是个19岁的小姑娘,可不能再那样儿了。

老张心里惦记着这事,但韩蕊心里却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情。

临放假前老师布置了一份作业,说是做一份关于男性那方面的专业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