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免费看 胸前微微颤颤的 咬着嘴唇轻吟

时间:2020-02-14 06:00       来源: 网络整理

  双眸通红,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身上的白色T恤也被泪水所浸湿,里面的黑色蕾丝若隐若现。

  “甜甜你这是咋了?怎么还哭上了?是不是白天表姐夫我一开始对你太凶了,你还记着呢?还是说你想家了,不想在这里住?如果想家话,明天我就给你买机票,咱们明天就能回家了。”老李好不容易才好贪恋的眼神挪开,假装一副慈祥的样子,他一边轻声细语的问道,一边走向前去抚摸起柳甜的小脑袋。

  老李的到来似乎刚加激起了柳甜内心的情绪,哭泣的声音也愈来愈大。

  面对刚才老李的询问,柳甜也没回答,她只是一个劲的哇哇大哭,然后一边摇着头。

  老李就这么陪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柳甜的哭声逐渐变小,才缓缓开口。

  “表,表姐夫,我可能得了重病。”

  柳甜的话让老李觉得莫名其妙,这么大个人了,难道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所以才偷偷一个人流泪?可白天的时候,他并没有察觉到柳甜有什么不适。

  “什么?生病了?甜甜你是身体不舒服吗?你也不用太担心,真要是病了,表姐夫肯定带你去医院,如果这里治不好,咱们就去大城市、去国外!”

  老李的体贴入微,让柳甜百感交集。

  对于柳甜而言,老李就宛如亲哥哥一般,自己有什么烦难、困难,对方一定会竭尽全力的进行帮助。

  可柳甜现在遇到的问题,又十分敏感。

  犹豫了半天,柳甜语气娇羞,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老李。

  “表姐夫,可能是下午我用了错误的办法,当时放下小侄女后,我还没什么反应,可晚上睡觉前,我忽然发现那里好痒、好红,我喷了止痒的花露水,却发现一点用没有。”柳甜又羞又急,泪水重新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表姐夫,你说我是不是得了重病、治不好了,而且因为是那个地方,要治疗的话,我也不好意思去医院,觉得太丢人了……”

  听完柳甜一番诉说,老李内心顿时嗤笑不已。

  其实那就是个小事,没准过个一两天,就恢复了。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免费看 胸前微微颤颤的 咬着嘴唇轻吟



  这妮子还是太过单纯,完全没有任何了解。

  不过,知道真相的老李又岂会实话实说?

  迷恋了柳甜一整天,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到手的天鹅肉可不能飞了。

  “甜甜,你说的这个病的确是有概率发生的,不过几率非常的渺小,表姐夫我也听说过这个病,因为你表姐之前就不小心得过,但你也不用担心,我恰巧知道一种治疗的土方法。”

  老李的谎话成功骗取到柳甜的信任,对方心中也不再太过担忧。

  至于等会儿要被看光,柳甜已把老李当做是自己的亲人,何况下午早就所有经历。

  于是,面红耳赤的柳甜没有犹豫,在脱掉上身的白色体恤,上围的最后一个防线,也被她摘了下来。

  “嘶……”

  这对宝贝形状完美,浑圆挺翘,看的老李眼馋。

  不过大片乳白色中,一处严重的红肿格外突兀。

  老李缓过神来,神色忧伤语气却又自信满满地说道:“看样子,你的确生了那种病,不过表姐夫是可以治好的,我现在就去拿药。”

  老李的动作很快,迅速到客厅拿来一瓶黑色的药酒。

  “用这个药酒抹在伤口,再配上独特的按摩手法,让药酒渗入肌肤,就可以药到病除了。”老李说的神乎其神,其实那药酒不过是普通的跌打酒。

  柳甜照旧不知真相,她相信老李可以治疗好病症,但听到伤口要被按摩,又有点犹豫。

  从小到大,柳甜从没谈过恋爱,就连跟异性牵手的经历都没有过。

  “表姐夫,可……可以让我自己来吗?”

  “自己来?”老李贼眉鼠眼,听到柳甜不大情愿,便继续忽悠道:“甜甜,这种治疗方法的精髓在于按摩,你一小女子力度不够的话,就等于只是将药酒涂抹在身上,那样是毫无效果的,而且这个病的治疗期非常短,咱们必须抓紧时间,否则的话就只能去医院做手术了,且不说你自己觉得去医院丢人,到时候没准你们整个学校的学生都知道你得过这种病,你又怎么面对学生老师们呢?”

  老李的话正好说到了柳甜的心坎里。

  自尊心极强的柳甜,觉得脸面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与其面对他人的嘲笑,不如就让表姐夫一人给我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