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杨婉清俏脸瞬间涨得血红,巨大的羞耻感

时间:2020-02-02 15:54       来源: 网络整理

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杨婉清俏脸瞬间涨得血红,巨大的羞耻
屋子内,柳如烟身无寸缕,半跪在王大柱的面前,手还在不停的东走着,香艳的画面映入眼帘,让门口的女人大惊失色!

忽如其来的声音,将柳如烟吓得不轻,连忙放开了手,动作飞快的拾起落在腰间的衣服,迅速捂在自己胸前。

王大柱更是慌了神,这种事要是传出去,自己怕不是要丢了小命了?

紧急关头,王大柱忽然灵机一动,强装镇定,故作恼怒的样子,呵斥道:“大胆凡人,竟敢打扰本山神施法救人?”

柳如烟遮掩好外露的风光后,回头一看,瞧清楚来人乃是自己的闺阁好友杨婉清后,顿时羞愤不已,想要开口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是好!

杨婉清是长安街出了名的贞洁烈女,出尘绝艳,惊为天人!

只可惜出嫁当天,丈夫就过世了,未经人事的她替丈夫守寡十年之久,不知道馋坏了多少男人。

杨婉清一眼就认出来,王大柱是柳如烟府上的轿夫,因为经常瞧见他抬着轿子送柳如烟,所以认识。

眼见自己好友竟是被一个低贱的轿夫玩弄,杨婉清怒火中烧,一双美目死死怒视着王大柱,呵斥道:“王大柱,你好大胆,区区轿夫竟然假冒山神擅闯如烟闺房,还装神弄鬼哄骗如烟,坏她清白,你当真是不怕死吗?”

柳如烟一听,急了,慌忙为王大柱辩解:“清儿姐姐,你误会了,他真的是山神,帮我渡神力,替我治病呢!”

“一个低贱的下人渡神力?如烟,你别让他骗了!”

不等柳如烟继续说话,杨婉清猛的转过头来,愤怒的指着王大柱,通骂道:“你还不快点滚出去,是不是要让我叫人把你拉到官府去?”

“一个小寡妇,也敢在我面前嚣张,总有一天,老子一定要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王大柱心中发狠,可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故作恼怒的样子说:

“你既不信本神,那本神留在此地也是白费,罢了,本神走便是。”

说完之后,转身便离开了。

“山神,请留步!”

柳如烟慌忙起身去追,却被杨婉清一把拉了回来,语重心长的劝慰道:“如烟,你怎么这么傻?那个王大柱就是一个骗子啊!”

“清儿,你误会了,他……他真的是山神啊!”

杨婉清劝说了许久,柳如烟都坚持王大柱真的是山神,无奈之下,杨婉清只好说道:“你若不信,那好,你等着,看我是怎么拆穿他的!”

趁着王大柱尚未走远,杨婉清急忙追了出去,偷偷跟在他的身后,可王大柱越走越快,拐过一道假山,竟然不见了。

“人呢?”

“好大的胆子,本山神也是你能跟踪的吗?”

王大柱缓缓从杨婉清的身后走出来,吓得杨婉清浑身一抖,警惕的看着王大柱,连连后退几步。

她今天穿着浅蓝色的薄衫,将身躯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因为惊慌和愤怒,胸口剧烈起伏着。

难能可贵的是,杨婉清长着一副清纯的娃娃脸,这和她那傲人的上围,形成一股鲜明的对比,让王大柱越看心里就越是炽热,只恨不能和这美貌如花的小寡妇好好亲热亲热。

王大柱贪婪的目光,在杨婉清的身上停留了许久,忽然他心生一计。

“你这个登徒子,乱看什么?我现在就去报官,把你抓起来!”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杨婉清俏脸瞬间涨得血红,巨大的羞耻感

“我察觉你体内潜藏着阴邪气息,你是否每月都会有几天流血不止,而且伴有腹部剧痛,身体乏力等症状?皆是因为那妖邪在吸取你的精血,若不及时医治,你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丧命!”

杨婉清十三岁就嫁人,和自己相公连圆房都没来得及,后面更是守了十年活寡,没有和别的男人接触过,心思无比单纯。

听到王大柱将自己的症状说的那么清楚,顿时就有些慌了,贝齿不由得紧紧咬住嘴唇,强装镇定道:“你……你胡说,我……我没有……”

王大柱冷笑一声,狠狠在杨婉清的身上剜了一眼,目光扫过扫过杨婉清的娇躯,心里像被猫抓一样酥痒难耐,恨不得即刻将这小寡妇扑倒,肆意欺辱!

“是与不是,你比我清楚,今日本神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神力。”

王大柱故作严肃的说完后,转身就走。

杨婉清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狐疑的跟着王大柱的脚步来到了厨房,却瞧见他在生火烧油,于是疑惑的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王大柱并未回答,扫过杨婉清的娇躯后,贪婪的舔了舔嘴唇,等到油锅沸腾之际,竟是直接将手伸了进去!

“啊……”

吓得杨婉清大叫一声,并惊恐的捂住双眼,许久之后,她才偷偷从指缝中发现,王大柱伸进油锅里的手,竟完好无损。

“这回你可信了?”

王大柱将手抽出来,洗干净之后,眯着眼一边打量着杨婉清玲珑有致的娇躯,暗道,这等天生尤物要是能快活一次,会是何等享受!

杨婉清亲眼目睹了王大柱的手伸进油锅中,却毫发未损,想来定然是神力的作用,她竟然之前还大言不惭的质疑山神,实在是有眼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