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 杨婉清的脸胀成了血红色,身子不断颤栗

时间:2020-02-02 16:00       来源: 网络整理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 杨婉清的脸胀成了血红色,身子不断颤栗
杨婉清面色瞬间涨红,她虽已为人妇,可从未经过男女之事,当着山神的面褪衣服,实在是……有辱妇道啊!

更何况外面正有一大堆官员在,来宣旨的官员,更是她亡夫的弟子——吴刚。

若是被吴刚知道自己的师娘,只隔着一道木门,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身无寸缕……

见杨婉清没有反应,王大柱故意叹了一口气,面色凝重道:

“本神之前为如烟渡神力的时候,被你打断,导致本身神力涣散,只能依靠外力驱邪,官员身上满是正气,此乃助我为你祛除妖邪的最佳时机,若有衣衫阻隔,会查探不准它的位置所在。”

杨婉清听后,心头既内疚,又懊悔,都怪自己莽撞坏了山神和如烟的事!

“反正……反正我只是为了治病,而且……而且这还是山神亲自帮我,这不算……不算有违妇德吧……”

心中暗自劝说自己一番后,杨婉清缓缓伸出颤抖着的小手,正准备朝着腰间探去。

王大柱却忽然想到,让杨婉清自己褪衣服,哪有自己亲手把她衣服褪了来的刺激,于是赶紧叫停了杨婉清,小声道:“本神怕妖邪趁你分心时作祟,这样,让本神替你褪去衣衫,你配合本神便是。”

王大柱说着,已经猴急的扯开了杨婉清的腰带,白皙的肌肤映入眼帘,杨婉清的脸色顿时又羞又臊,红的似火烧一样滚烫!

王大柱并未停止手上的动作,手已经抓住了肚兜上的袋子,轻轻一扯,肚兜缓缓滑落。

那美妙的风景,让王大柱口水横流,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过去!

杨婉清下意识的将双手横抱在胸前,想要遮挡一下,哪知道王大柱动作飞快,一时不查便被擒住了。

被那双粗糙的大手掌控着,那一瞬间,杨婉清精致清纯的娃娃脸,瞬间胀成了血红色,身子更是在不断颤栗。

强烈的刺激感,让杨婉清险些发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孙夫人为夫守孝守寡十年……”

门外仍在宣旨,王大柱咽了一口口水,迫不及待的走到杨婉清身后。

王大柱一手攀附在胸口,另一只手则是摩挲着她那白皙的脖颈,随后沿着她迷人的锁骨往下滑去。

“山神……不要……”

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叫喊,吓得王大柱和杨婉清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门外的吴刚,更是在这时候开始敲响房门,并大喊道:“师娘,里面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学生进来帮忙?”

王大柱怎么也没有料到,杨婉清竟然真的叫喊了出来,顿时慌了神。

杨婉清可是皇上亲自下旨,要给建贞节牌坊的寡妇啊,若是门外的人这时候冲进来的话,他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 杨婉清的脸胀成了血红色,身子不断颤栗

想到这里,王大柱唯有寄希望在杨婉清身上,于是低声说道:“本神此次附身的事情,切记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否则神力失效,不光是你会遭到反噬,随时有丧命的危险,就连本神也会魂飞魄散!”

如此严重的后果吓坏了杨婉清,再说现在山神的手还在里面,如此场景,也万万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啊!

念及于此,杨婉清赶紧对门外的吴刚说道:“大人,小女子……身体抱恙,惊扰了大人,请大人见谅!”

杨婉清还算机智,王大柱松了口气,动了动手,本想要抽出来,却惹得杨婉清浑身一颤,以为王大柱还要动作,下意识并的更紧了!

“嗯……”

杨婉清咬着嘴唇,粉嫩的颜色从脸颊一直蔓延到了脖颈,莫名有种空虚感浮上心头,竟觉得身子骨在发痒!

莫名的感觉,让杨婉清不由自主的小幅度扭动着身躯,杨婉清的心中,忽然钻出了一个可耻的想法,她竟然不希望山神的手拿开……

杨婉清极力压低声音阻止的同时,按住了王大柱的手,实在是那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早已心痒难耐的王大柱,一把将她的手给打开,故作恼怒道:“本神在施法的时候,莫要乱动妨碍本神,否则你丢了小命,就别怪本神了!”

瞧见山神发怒,杨婉清吓得再不敢动了,只得任凭王大柱的手,任意施为。

“感于其忠贞之心……”

外面仍然在宣旨,王大柱忽然加大了力道,疼的杨婉清眼眶飙泪,几乎要叫出声音来!

可她只能死死咬着唇,拼命着剧痛,这是山神在为她检查身体啊,他不能打扰到山神施法,更不能让外面的吴刚发现他的师娘现在的情形。

兴奋的感觉刺激着王大柱的感官,大手在杨婉清的身前前不断游走,忽然往下一滑,向下蔓延......

“特命人建贞节牌坊一座,即刻动工……”

“唔……”

毫无防备的杨婉清浑身一抖,闷哼了一声,脸色瞬间血红,她怎么会……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呢!

“师娘,圣旨你可听清楚了?”

酥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让杨婉清莫名觉得身子,无比空虚!

杨婉清强忍着想要叫出来的冲动,两手死死按着王大柱的手腕,随后语气颤抖道:“听……听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