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轻点日菊花疼会员免费|不能和其他男生这样

时间:2020-03-31 11:00       来源: 网络整理


  这是贺子煜第一次吻她。

  福利院里。

  两个人一起坐在小板凳上看电视。电视里的男女主角突然亲吻。

  苏欢心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电视里的画面。

  贺子煜反应过来,匆忙捂住了苏欢心的眼睛,直到电视里两人分开,他才松开了手。

  “顺顺哥哥?为什么要遮住宝宝的眼睛啊?”苏欢心不解的问。

  “因为宝宝还小,等宝宝长大了,就可以看了。”

  苏欢心天真的拉住了顺顺哥哥的手,“那个宝宝长大也会亲亲吗?”

  贺子煜听了立刻冷了脸,严肃的说道:“不行!”

  苏欢心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有些委屈,“哥哥。”

  “咳咳,只有互相喜欢的人才能做这种事,所以宝宝不能和其他男生这样。”贺子煜怕把人吓到,立刻解释。

  “哈哈哈,那我长大后要和顺顺哥哥亲亲。”宝宝立刻就开心了,接着认真的看电视。

  贺子煜却看着她认真的点了点头,暗暗下决心,以后只有他能亲自己的宝宝。

  苏欢心记得,在那个又小又破的福利院里,她曾经感受过人生最多的温暖。

  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在床单下形成泪痕。

  贺子煜注意到她的眼泪,微微抬起头,“这么舒服?”

  身下也加快了速度。

  “你说过,只有你能亲我。”苏欢心无意识的说出来。

  贺子煜愣住了,他竟然分不清身下的人到底是苏欢心还是苏婷婷。

  如果是苏欢心,她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情?或者是凑巧吗?

  “你知道吗?”贺子煜一口咬上了苏欢心的脖子,“只有你怀孕了,爷爷才会告诉我婷婷的下落。”

  仿佛被一盆冰水顺着头顶给她浇了透心凉。

  对上贺子煜讽刺的眼神,苏欢心竟然笑了。

  她可真是又傻又贱,明明知道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可她的爱永恒。

  “放开我。”苏欢心面无表情的说道。

  贺子煜沉浸在自己的享受中,没有听到苏欢心的声音。

  “我说。”苏欢心用力锤了贺子煜的胸口,“我说放开了我。”

  贺子煜的酒劲还没消散,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苏欢心,好像是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贺子煜,你不能侮辱我的爱。”苏欢心的表情过于冷静,一时竟让贺子煜停下了动作。

  “你觉得我贱,或者觉得我在演戏,我都不在意。”苏欢心用尽全身力气,翻身把贺子煜压在身下。

  两个人掉换了位置,贺子煜下意识的稳住了苏欢心的身子,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苏欢心把手放在贺子煜的左心房位置,仿佛可以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

  “只有我的爱,你不用怀疑,也别诋毁,我只剩这一点自尊了。”

  “求你。”苏欢心大胆的把头埋在了贺子煜的脖颈。

  贺子煜感受到脖子上有冰凉的液体划过,他感觉到有些痒,想要去碰。

  但是手落到一半,又转了方向搭在了苏欢心的背上。

  苏欢心以为是自己的话打动了男人,双手紧紧的圈住了贺子煜的脖子。

  可是她的爱只感动了自己。

  贺子煜猝不及防的动作让苏欢心吓了一跳,她小小的发出惊呼。

  身位再次调换,贺子煜再次回到了上位,“你还驾驭不了这个姿势,还是我来吧。”

  苏欢心,你真可怜。

  以后她不会在说爱了,这份爱还是更适合深埋心底。

  第二天,苏欢心模糊的睁开眼睛,就感受到了头顶的手。

  “嗯?”她不安的动了动,然后隐约听到了贺子煜的声音。

  “好像没发烧。”

  “子煜?”苏欢心意识到自己和贺子煜在一张床上醒过来,一下子清醒。

  心脏砰砰砰的好像要跳出胸膛,这种心动的恋爱感觉,快要将她淹没了。

  苏欢心卷着被子迅速和贺子煜分开了一定的距离。

  因为用力过猛,贺子煜身上的被子也被扯去了大半,露出了重点。

  “啊!”苏欢心惊叫,用一只手捂住了眼睛。

  “炸呼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见。”贺子煜醉酒的清晨头还有些痛。

  苏欢心偷偷透过指缝见他没有任何动作,只好闭着眼,轻轻拉住了被子的一角给他盖上。

  紧接着,苏欢心感觉到自己再次倒在了床上。

  偷偷睁开眼,就对上了贺子煜的眼神。

  “既然没发烧,就再来一次吧。”

  之后苏欢心再也没有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了。

  贺子煜不会承认,他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生出了普通夫妻过日子,平凡的充实感。

  苏欢心挺翘的小鼻子,纤长的睫毛,挠痒一般,勾着他的心。

  鬼事神差即将抚摸上她脸的前一刻,贺子煜停住了手,转而探上了她的额头。

  他差点忘了,苏婷婷到现在还不知所踪。

  “等欢心怀孕了再来和我谈条件吧。”贺司南丝毫不留情面的话钻进了贺子煜的耳朵。

  他怎么能背叛自己的宝宝?真是该死。

  “怀个孩子吧,有了孩子我们就放过彼此。”

  苏欢心心里的悸动还没来得及生长,就被连根拔起,扼杀在了幼苗。

  “这是最终的目的吗?”

  “不然呢?你还想奢求什么?”贺子煜再一次顺着脖颈吻上了苏欢心的唇。

  这次,苏欢心没有意乱情迷。她用力的咬破了贺子煜的舌头。

  对上贺子煜吃人的眼神,苏欢心奋力推开他,跑下了床。

  丝毫顾不上她现在的样子,苏欢心崩溃的吼道:“我不是一个生育机器。”

  苏欢心一开始,是渴望着怀孕。

  渴望有一个小生命,拥有两个人的血缘,能把两人紧密的联系起来。

  也圆了自己小时候的遗憾,给宝宝一个温暖的家庭。

  但是现在,她不想了。她宁愿不要了,一切的一切都不要了。

  “苏欢心,你拒绝不了我。”贺子煜也下了床,直接把她摁在了窗帘上。

  隔着一层窗帘,楼下的院子里有佣人开动除草机的声音。

  “你不能这样对我。”苏欢心仿佛一个木偶人,只会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我偏要这么做!你当初非要嫁给我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贺子煜也失去了理智。

  “我想要的,不论通过什么方法都会得到,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贺子煜从来不说空话,苏欢心再比醒过来,发现手腕上多了一个手环。

  一闪一闪的红色从苏欢心的眼睛里反射出来,带着嗜血和残忍,鞭挞着心灵。

老公轻点日菊花疼会员免费|不能和其他男生这样


  “少奶奶,吃饭了。”刘嫂从院子里看见主卧的窗帘被拉开了,上来敲门。

  “好。”苏欢心眼睛直视着别墅的大门,毫无生气的回道。

  厨房摆好了饭菜,等到饭菜都要凉了,苏欢心还是没有下楼。

  刘嫂只能再次去敲门,但是里面没了回应。

  怕苏欢心再次生病,刘嫂进了屋子查看发现苏欢心只是躺在窗边的地毯上睡着了。

  屋子里暖气充足,阳光洒在苏欢心的身上,刘嫂这种见过不少美女的老人都得承认苏欢心的漂亮。

  精致的美。

  直到晚上,刘嫂再次进了卧室,发现苏欢心又坐了起来,卧室里没有开灯,她还是呆呆的看着窗外。

  “我把饭菜给您拿进卧室吧。”刘嫂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得可怜。

  “好。”苏欢心还是回答了好。

  等到刘嫂下楼吩咐厨房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刺耳的警报声。

  “少奶奶,你不能出去!”几个黑衣保镖在客厅门口拦住了苏欢心的去路。

  警报惊醒了整栋别墅。

  “我只是……”

  刘嫂看着苏欢心渴望出去的样子,还是狠了心说道,“少奶奶,厨房已经热好饭菜了。”

  贺子煜才是这里的主人,他下了命令,苏欢心敢反抗,可是他们不行。

  苏欢心又错过几个身材高大的保镖的遮挡,看向门外,然后低头妥协转身回了卧室。

  刘嫂听见警报消失,松了一口气。

  连续几天,苏欢心都只窝在卧室那一小片地毯上。

  虽然她手上的手环限制了她的活动范围,但是别墅里有家庭影院,有健身房,有一个巨大的书房,她不至于无聊。

  但是她就是不愿意动了。

  贺子煜在身体上囚禁她,她则把精神也连带禁锢在了这一小块区域。

  刘嫂如实的给贺子煜汇报苏欢心的情况,贺子煜听着听着就走了神。

  他仿佛看见了穿着白色长裙家居服的苏欢心,坐在窗前一动不动的背影。

  “刘嫂,你有孩子吗?”苏欢心很少和别墅里的人交流,如果陈可伊不给她打电话,她经常一天都不说一句话。

  “有一个儿子,在老宅给老爷当司机。”刘嫂如实回答,“少奶奶,我就多嘴这一句,别和少爷对着干了。”

  “不是我和他对着干,是所有人……都在针对我。”

  电话拨通了,那头响了一会儿才被接起,贺子煜低沉带着些沙哑的嗓音传出来,“喂。”

  贺子煜被电话铃声吵醒,他出差国外,刚谈完一个项目睡下没多久。

  就在他要爆发的时候,听见了苏欢心的声音。

  “我会给你生孩子,但是春天来了,我想出门。”

  苏欢心平静的语气浇灭了贺子煜的怒火,“好,等我回去。”

  围墙外的紫藤已经发芽了。

  贺子煜第二天回国就直奔别墅。

  打开卧室门,贺子煜见床上没人有些疑惑,往前走了几步才看见了躺在地毯上熟睡的苏欢心。

  她最近好像都很嗜睡。

  贺子煜轻轻拿起了她身旁打开的设计稿。

  在一件男士大衣的底稿旁,写了这样一段话:

  天气回暖,冬天似乎不是那么煎熬的事,仍期待可以下场雪,银装素裹的万物是他喜欢的季节。

  贺子煜喜欢冬天。

  苏欢心睡醒的时候,就看见贺子煜在一旁自己经常画底稿的小桌子上用电脑处理文件。

  “你回来了。”

  “你醒了。”

  两个人同时发问,然后又安静。

  贺子煜合上了电脑,转了一个话题,“你的衣服设计的很好看。

  苏欢心顺着眼神看见了自己的画稿,“都是一些半成品。”

  “你很有天赋。”贺子煜很少这么肯定一个人。

  苏欢心面色一喜,来不及害羞就想起来一件事,连忙站了起来,“我能出去了吗?”

  说完扬了扬手腕上的警报。

  “可以。”贺子煜说到做到,他也站起来走到苏欢心身边。

  把手指摁在某处机关上,手环自动分开了。

  苏欢心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笑,提着裙子就要往楼下跑,却在下楼梯时被贺子煜一把拉住。

  苏欢心怕贺子煜反悔,“你答应我了让我出门。”

  “只要你不反悔,我也不会反悔。”说着把她的拖鞋弯腰放在了脚边。

  苏欢心有些尴尬的穿上鞋,冲出了别墅。

  贺子煜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么兴奋,也跟着出了门。

  门口的警卫给苏欢心打开了门,她顺着围墙往前走了一段路,然后就发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

  一大截爬在围墙上的紫藤。

  苏欢心开心的看着这片在春雨里已经发芽的紫藤,用手轻轻触碰。


本文摘自一部叫《心心念念》的书,主角:贺子煜
看全文请前往阅读全文继续阅读,戳下方红色字即可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