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轻点太粗了我疼会员免费|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的烂货

时间:2020-03-31 13:54       来源: 网络整理


  “苏欢心,你到底要不要脸?”

  贺子煜的辱骂在苏欢心耳边炸开,但是她顾不上这些。

  陌生的疼痛冲击着她的思考。

  “慢一点……拜托!好疼。”

  苏欢心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身子不住的颤抖。

  “装什么雏?”贺子煜完全不理她的求饶,“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的烂货!”

  右脸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控制不住肆意的眼泪,却碍了贺子煜的眼。

  “你哭个屁!”

  这句话像一把刀戳进了苏欢心的胸口。

  “贺子煜!这是我的婚礼!是我们的婚礼!”吼完这句,她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贺子煜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冷哼一声:“真会演。”

  他抓住苏欢心挣扎的两条胳膊,把碍事的婚纱撕得更开。

  突然,贺子煜停下了动作,他感觉到了明显的阻碍。

  难道她没骗自己?

  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不,这层膜不能说明什么。

  “哪个医院做得?为了勾引我,你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苏欢心摇头否认,这明明是她的第一次!贺子煜是他的第一个男人。

  但是贺子煜一个字都不信。

  “停,不要了!”苏欢心用力挣扎,想要反抗男人。

  贺子煜被女人的动作搞的心情烦躁,他闭着眼睛享受的警告:“闭嘴!”

  苏欢心狼狈的躺在一片混乱的化妆台上,觉得这一切讽刺极了。

  自己的新郎不爱自己,却爱自己的妹妹。

  在外人看来,这一场婚礼表面上盛大又华丽,但是新郎却在化妆间强上自己的新娘。

  半个小时前。

  苏欢心忐忑又激动的坐在化妆间里,她马上就要嫁给贺子煜了。

  这是她憧憬已久的婚礼。

  她听得到门外宾客热闹的谈话和酒杯碰撞清脆的响声,不免有些忐忑和紧张。

  贺子煜就在这时,带着些醉意闯了进来。

  “子煜。”苏欢心带着新娘子的害羞,轻声唤道。

  贺子煜环视了屋内一圈,“滚!”

  化妆间里的婚礼团队都知道贺总惹不得,纷纷起身离开,还细心的替她们关好了门。

  苏欢心以为他只是因为被灌酒了心情不好,于是接了一杯热水,“喝点水会好一点。”

  贺子煜没有去接水,而是盯着苏欢心的眼睛问道:“苏婷婷呢?”

  “我不知道。”苏欢心如实回答。

  “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要不是因为你,我能找不到她吗?”

  啪。

  苏欢心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巴掌印。

  手里的杯子也紧跟着脱手,热水烫红了她的手。

  贺子煜酒劲有些上头,他看着苏欢心在婚纱勾勒下曼妙的身姿,一下子把她推到地上。

  “你是想勾引我吗?”

  地上的玻璃碎划破了苏欢心的胳膊,“子煜!你醉了!”

  “呵,我不醉,怎么上你的当啊?”说着就用力吻上了苏欢心的唇,去解她繁复的婚纱。

  “放开!”苏欢心奋力的挣扎着从地上趴了起来。

  贺子煜看着衣衫不整的苏欢心,再次把她按倒在化妆台上,“不是要嫁给我吗?我满足你。”

  然后就是撕裂的痛苦,和无尽的折磨。

  “婚还结吗?”贺子煜一边收拾自己,一边居高临下挑衅的看着苏欢心。

  苏欢心被他的眼神刺到,胜负欲作祟,“这本来就是我的婚礼。”

  “苏欢心,你真贱。”贺子煜头也不回的出了化妆间,用力摔上了门。

  苏欢心抱紧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明明是第一次,贺子煜却这样对她。

  泪水模糊了双眼,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誓言: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对,只要她爱就好了,不是吗?

  以后还有这么长时间,她总能感动贺子煜。

  婚礼团队再次进来的时候,意外看见苏欢心正在更改自己的婚纱。

  她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更改这件被扯得不成样子的婚纱对她来说并不难。

  虽然门是禁闭的,但是这些人大概也听到了一些吓人的动静。

  她们原本都以为,这场婚礼要黄了。

  “抱歉,我可能需要重新补妆。”苏欢心的妆全花了,脸上还有巴掌印,但是却微笑着说了这些话。

  她不能让这场婚礼变成一个笑话。

  “新娘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全场的目光立刻聚焦在了苏欢心身上。

  她挺直了腰,忍着身体各处的不适,踩着恨天高面带微笑优雅的朝着贺子煜走过去。

老公轻点太粗了我疼会员免费|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的烂货


  “抱歉,刚才出了些小问题。”苏欢心耐心和宾客解释。

  漂亮的人总是容易赢得原谅,毕竟她才是今天婚礼的主角,大家都表示理解。

  “婚礼现在开始。”

  司仪说完之后,宾客纷纷鼓掌。

  苏欢心挎着父亲苏秦的胳膊走向贺子煜。

  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支撑自己,需要借挎着苏秦胳膊的力量,才能在踩着十几厘米高跟鞋的情况下走得直路。

  苏秦的表情没有嫁女儿的喜悦,反而有些凝重。

  但是在这么多宾客前他还是尽量保持笑脸。

  “欢心,你一定要和自己的妹妹抢男人吗?”苏秦的语气满是责备。

  没有一句祝福,没有嘱托,只有质问和责备。

  “爸爸,我已经解释过了,是我和贺子煜先遇到的。”

  “先遇到怎么了?你就不能让着点儿婷婷?”

  “爸爸,我也是您女儿。”苏欢心失望透顶。

  因为听不清楚,两人不太愉快的对话,在宾客看来,却像是爸爸在嘱咐女儿,以后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不能再任性。

  连带着苏秦略不自在的表情都变成了不舍。

  苏秦把苏欢心的手交到贺子煜手里,一句话不说沉默的下了台。

  “看来,新娘的爸爸是舍不得女儿了。”司仪在台上活跃着气氛。

  苏欢心犹豫着挎上了贺子煜的胳膊,走完后半段红毯。

  她有些怕贺子煜直接甩开她,但是结果让她舒了一口气。

  “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

  贺子煜拿起戒指,附在苏欢心耳边轻轻提醒:“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确定要结婚吗?”

  “我确定!”说着,苏欢心拉起了贺子煜的手,先替他带好了戒指。

  呵,贺子煜发出了一个无声又意味深长的微笑。

  他也同样轻轻牵起了苏欢心的手,这份温柔一直是她不可求的。

  苏欢心盯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有些发懵,幸福来的似乎有些突然。

  是错觉吗?

  下一刻,贺子煜手腕轻轻用力,苏欢心本来就站不稳,被这样一拉,整个人向前扑了过去。

  贺子煜没有去接扑倒苏欢心,反而往旁边躲了一步。

  咚。

  苏欢心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狠狠的跪在了台上。

  台下的宾客纷纷发出震惊的抽气声。

  戒指没有戴进苏欢心的手指上,而是顺着惯性往前滚了一段距离才停下。

  苏欢心顾不上别的,赶紧爬过去把戒指捡了起来。

  “呼,还好,还好。”看见戒指完好,她才放下心来。

  底下看热闹的袁佩佩先笑出了声,“哈哈哈哈,我看苏家大小姐,怎么像个乞丐啊?”

  “就是,父母双全这是给谁下跪呢啊?”

  “可不嘛?听说她可是抢了自己姐姐的男朋友!贺子煜喜欢的根本就不是她!”

  “等一下!”袁佩佩眼尖的看见了苏欢心胸前的吻痕,“快看!原来苏欢心真的是个放荡的人!贺家怎么会娶这样的媳妇?”

  大家都注意到了,苏欢心有些下坠的礼服下,露出来刚才欢爱的痕迹。

  “诶呦,真是浪的不行啊!”

  “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给玩过了,真是脏。”

  这里多的是想嫁给贺子煜的人,免不了跟着落井下石。

  眼看着讨论越来越激烈,贺子煜没有丝毫想解围的意思。

  苏欢心强忍着双膝的疼痛,慢慢扶着地板站了起来,顺势把戒指戴在自己手上。

  “不好意思大家,因为之前的小问题,腿有些软。”苏欢心调皮的眨了眨眼。

  她这么坦然的说出这句话,大家是成年人,立刻就懂了隐含的意思。

  人家小两口闹别扭,大家也不好多讨论什么。

  仪式举办完,贺子煜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现场。

  只有苏欢心一个人死死撑着,拖着残破的身子打点一切。

  “欢心,对不起。”贺子煜的爷爷把一切都默默看在眼里。

  “没关系爷爷,我还没谢谢您,同意我和子煜结婚。”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苏欢心踢掉了高跟鞋,一天的折磨,她的脚后跟早就磨破了,脚背高高肿起。

  空荡荡的大厅,只有明亮到晃眼的灯光,就像这场婚礼从来没有举办过。

  “欢心!”陈可伊远远的看到好朋友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地上,跑过去用力把她抱进怀里。

  苏欢心感受到了怀抱的温度,“我没事儿。”

  但是她的眼泪却不受控的流了下来。

  “我在,欢心,我在。”陈可伊心疼极了,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

  一天了,她终于不用再演下去了。

  这是她一个人的婚礼,从头到尾。


心心念念》全文收录于《qcqggs》,主角叫《贺子煜》点击下方▼▼▼红色文字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