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男友用手折磨的故事,村长玉米地里要了我

时间:2020-02-01 03:57       来源: 网络整理

女人在地上捡起一条裤子,放在腿上,对着大厅喊道:“多贵啊!你怎么回来的?你回来之前不是去了二斗子的果园一晚吗?别进来,我出来!”

当裤子提到她的腰时,她发现她的腰太大了,裤子有长腿。这不是她的裤子,而是她儿子的,但已经太晚了。那位妇女急忙修剪挂在墙上的镜子前的外套。匆匆赶往大厅。

“喔喔喔…………”一声雄亮的鸡叫醒了整个乡间、东方升起一轮红彤彤的太阳。

陆旭慢慢睁开眼,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眼被自己打开的黑色匣子空空如也。他脑子仿佛突然涌入很多信息,头晕脑胀。他跌跌撞撞走到床上躺下,闭上眼。

脑海里出现大量的关于医术和炼药的知识,更神奇的是这里面竟然有提到修炼此术可以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但是修炼这个功法需要吸收女人的阴气来提升自身的修为,不然随着功法的提升而又没有吸收到相应的阴气,就会使得阳气过甚爆体而亡。最好是能找到纯阴体质的女人来当修炼的炉鼎,这样就会事半功倍。

更坑爹的是,这种女人几千年才出现一个,如果找不到就要用不同的女人来采补,那些女人必须是自愿的不能强求。如果不是自愿的,强行吸入的阴气带着怨念不但不助涨修为还容易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陆旭一时不敢相信,难道是自己看小说看多了?怎么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他又试着闭上了眼睛,那些信息仍然存在。这就是外婆留给自己的遗物!原来外婆自小逼他学的那些就是为了给今日打基础!

陆旭心中悔恨不已,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他的眼泪不断流淌。

伤心过后,他决定不辜负外婆的期望,修炼她留给自己的修仙功法。只是他又不是古代的皇帝上哪里去找那么多女人?还得自愿,这难度也太大了。

走一步是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陆旭把心一横,便按照脑海里的信息开始修炼。

他盘腿而坐就如电视里的修道之人一般,逐渐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空灵的世界,世间所有的烦恼在这一刻全都不存在,一道道气流在体内穿梭。

等他完成修炼,看手机上的日期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奇怪的是过了一天一夜,他竟然丝毫不觉得困倦、肚子也不饿。行走之间步履轻盈,就连空气的尘埃都看得分明。

这简直太神奇了!陆旭兴奋的飞舞这拳头,竟听到了劲风呼呼作响。

“陆旭!陆旭!”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陆旭走出院子看见李秀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你快躲躲!”

“躲什么啊?”陆旭见她着急的模样,皱起了眉头。

文学

“隔壁村、村长的儿子周文来找你麻烦了。”李秀玉说着就要拉他跑,“姐妹们现在正拦着呢!”

“什么周文?我不认识他啊,他干嘛找我麻烦?”陆旭摆出一副不把事情讲清楚那里也不去的架势,“我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我干嘛要躲?”

“本来周文是想来我们村当村医的,但是他这人是个地地道的大流氓,让他在我们村当村医还不得把我们村的姐妹都给祸害了!也不知道他在那听到消息以为你要当兴水村的村医,现在来找你麻烦来了!他带了好几个痞子,你打不过他们的。”李秀玉一口气讲完,憋的满脸通红。

“那我更不能让他失望了!”陆旭大摇大摆地朝着外面走去。

“陆旭!陆旭!”李秀玉叫了几声,见陆旭没有回头的意思也只能跟过去。

陆旭还没走多远便看见几个痞里痞气的男人,头上染成了红色甚是扎眼。唐冬梅和一群女人拦住他们正在那里大声叫骂着,他们之间火药味很浓,貌似一句话不妥当就要打起来的样子。

“冬梅姐!”陆旭悠闲地走过去。

大家都看向他,女人们脸上一片担忧,唐冬梅嗔怪地看了眼李秀玉,问道:“你怎么让他来了?”

“你就是那个什么旭吧?有胆子敢自己站出来,省得老子找也好。”一个身材消瘦,长的白净的青年不屑地看着陆旭。

“你找我有什么事?”陆旭眼神扫过他身后的两个刺有纹身、肌肉强健的男子。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普通的村民,到是像电视里的古惑仔,其中一个还戴着耳环。

“也没什么事,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就想来打你。”周文退了一步,对着身后的两个肌肉强健的男子说,“给老子往死里打!打死了有我爹顶着!”

“你们想打他先把我们全都打死!不然你们休想!”几十个女人全都护在陆旭的身前,手里紧紧攥着锄头、菜刀、木棍。

陆旭没想到这些原本应该被男人呵护的女人会反过来站在自己身前保护自己,他分明看见不少女人的腿肚子害怕的在打颤。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动,以前他也谈过一个女朋友,结果因为自己打不过富二代的手下,跟着个富二代跑了。自己去质问她,反过来被她骂没用。没想到这些没受过多少文化教育的女人竟然比她那个研究生前女友更懂感情。

那两个肌肉强健的男子见这些平日里见了他们绕道走的女人,现在竟然拧成一股绳朝他们逼来,二人不禁退了几步。

周文见状,挑衅道:“喂!陆旭你还是不是男人?躲在一群女人身后?到底有没有带把?”

“你们让开,这是男人们的事。”陆旭走到女人们的前面。

“陆旭你不要充能啊,周文身后的那两个可是吃过牢饭的。”唐冬梅急的用胳膊拦住陆旭再往前走。

“冬梅姐你放心,我要是连他们都摆不平就没有资格留下来当兴水村的村医。”陆旭眼神充满自信。

唐冬梅心中一喜,他这话的意思是要留下来当我们兴水村的村医了!

“看在你还算是条汉子的份上,让你选,他们两个你想被谁揍?”周文伸着大拇指、指了指那两个肌肉强健的男子。

“我选择群殴你们三个!”陆旭话语气里满是嘲讽。

“你他妈的!太嚣张了!给我往死里揍!”周文话音未落,那两个肌肉强健的男子已经挥动着拳头朝陆旭打来。

他们的动作明明很快,但是看在陆旭的眼里却和行动缓慢的老人差不多。陆旭轻松地就接住了他们的拳头,跳起身朝着他们的腹部猛地一脚。

肌肉强健的男子腹部吃痛,蹲下身子倒退了数步,地上划出四道竖直的印记。

“你们今天是没吃饱饭吗?给我打,打赢了老子请你们晚上去县城玩女人!”周文表情狰狞地看着陆旭。

两个肌肉强健的男子,朝着陆旭前后夹攻,拳腿带风。

陆旭一个转身躲过他们的攻击,朝着周文一拳挥去。

周文的鼻子一痛,两道猩红的献血从鼻孔流出。他伸手一摸,手指上的血让他瞬间吓白了脸,“血!我流血了!你们两个废物在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