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子一撩就免费看坐了下来

时间:2020-03-13 10:08       来源: 网络整理

“刘思雅,我明着告诉你,我就是想得到你。用不用我再提醒你一句,你亡夫欠的债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我看你怎么凑够三百万!”一个身影微胖的中年男子,猛的从饭桌上站起,用夹雪茄的手指指向刘思雅。那一双凶恶眸子,浑如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刘思雅浑身颤抖,胸口颤抖着,看的人心痒。

她才26岁,正值青春好年华。因为亡夫多年的疼爱,她的身材姣好成熟,丰腴有致。加上一张貌美的容颜,还有那出尘的女神气质,她完全就是一个极品少妇。

可这样的她,得不到满桌男人一丝的关心,所有人只关心她的脸蛋,她的诱人身子。

这一刻,她的心凉透了。

她已经找了八个合作商,每一个都不愿跟她合作,一切就像商量好似的,所有人都要为难她。而那些欠她亡夫钱的人,更是趁机各种赖账,恨不得一下子把她亡夫的公司拖垮。

如果她的丈夫不曾离去,她依然会是那个貌美如花的家庭主妇,哪会经历这些人面兽心。

饭局散去,她也回了自己订的豪华套房,放了热水,光着身子躺进了浴缸。

热水侵袭着雪白迷人的酮体,刘思雅感觉浑身都放松了。可她还是忍不住流出眼泪,骂道:“王永强,你个混蛋,你这样一走了之,我和孩子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拿身体换取这一切吗?”

文学

心中悲痛,手掌轻抚着身子。

她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但作为一个正值美好年华的女人,独孤的度过每个日日夜夜更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

正在关键的时候,浴缸旁边的手机响起。

她蹙着眉头拿起手机,一个成熟女人的声音传来,“小雅,你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你姐夫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帮你处理一些老赖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已经让你姐夫过去了,估计马上就到你入住的酒店,你去接一下!”

“什么?”刘思雅的杏目一瞪,不敢相信,“姐,你开什么玩笑。姐夫就是一个养猪的农民,生意场上的事情他哪懂?而且,姐夫他……”

话说一半,刘思雅说不下去了。姐夫平时里用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看,她怎么好和姐姐说?虽然不是亲姐姐,但是俩人从初中时候起就是最要好的闺蜜,一直以姐妹相称,关系早就不是一般的朋友同学了。

“这你就说错了,你姐夫虽然是个养猪的,也就高中文化,可他好歹也是一个农民画家。前两天,你姐夫的一幅作品还得了奖呢!你放心,你姐夫办事靠谱,他早年间跟人学过武,保护你,帮你要债都是一把好手。行了,事情就这样说了,你去接一下你姐夫!”

话还没说完,刘思雅的姐姐就挂了电话。

刘思雅拿着手机正呆滞着,套房门口传来摁铃的声音。她脸色一变,心道:姐夫来的没那么快吧?

心生狐疑与不爽,她还是如芙蓉出水一般离开浴池,昂首挺立,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水珠沿着动人的线条滑落。两条玉腿亦是圆润白皙,像是T台模特一般。

她走了没两步,扯下酒店里的浴袍,熟练地一系,朝着套房门口走去。

为了确定是不是姐夫,她先透过猫眼朝外面看了一眼。

等看到那张熟悉的国字脸,还有那双熟悉的色眯眯目光,她漂亮的柳眉再次一蹙。

她正迟疑着要不要开门,还是想办法将门外的姐夫赶走,外面的魁梧男人又一次摁响了门铃。

刘思雅一阵烦躁,猛地打开房门,带着一种愤怒的表情瞪向门口的韩大力。

韩大力见到穿着浴袍的刘思雅却是一惊,目光直勾勾地把刘思雅由上到下看了一遍。尤其是看到刘思雅领口间的时候,让他忍不住吞咽口水。

刘思雅讨厌韩大力那不加掩饰的吞口水动作,不由冷哼一声。

在她看来,韩大力的这种行为和那些想要她的禽兽一点区别都没有。

韩大力面露尴尬,紧接着才回神,讪讪一笑,说道:“小雅,你刚刚洗完澡啊?”

听到这话,刘思雅更气了。

这叫什么话,她洗没洗完澡和他有什么关系,他难道想趁机对自己做什么不成?

她这两天受够了外人的气,不想面对韩大力还怕这怕那,便冷着脸道:“姐夫,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我姐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你既然是来帮我的,我就给你安排好一切。你在门口等我换身衣服,然后我带你去楼下开一间房,再带你去吃一顿饭。”

说着,刘思雅就要关门,韩大力却嘿嘿笑道:“不急,不急,我也正想跟你说正事呢!”

“嗯?”刘思雅面露不解。

“这里不方便说,我们还是进去说吧?”韩大力也不理会刘思雅,直接进了套房。

刘思雅满目厌恶,迟钝两秒才关了房门。

接着,韩大力从身上掏出一沓钱来,和刘思雅道:“小雅,我和你姐姐也没什么本事,但这十万块钱,你务必要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