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我好疼男生福利,轻点~啊

时间:2020-03-13 16:39       来源: 网络整理

我叫许飞,家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由于父母希望我能够出人头地,送我到县城念书,碍于家中贫困,只能寄住在堂哥的家里。

堂哥是我们村子里的红人,他的爸爸是村长,又是村支书,可以说是大权独揽,而他们家也是我们村的首富,几年前堂哥娶了一个县城的女人,一个风骚入骨的女人。

我第一次见到嫂子苏雪,那是在她和堂哥的婚礼上,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蕾丝婚纱,白嫩的肌肤在婚纱网格内若隐若现,酥胸把婚纱高高撑起,一双美腿又长又直,让我们这群山里的大老粗,一下子全都竖起旗杆。

第一天在堂哥家里住的时候,苏雪穿很少的衣服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像打了激素一样兴奋,异性的气味让我一阵燥热,可是现实却泼了我一脸冷水。

“咦,没有洗澡吗?怎么身上一股子臭汗味?”

文学

“把你那破鞋扔外面去,臭死人了!”

苏雪半透明的丝绸睡衣美丽的不像样子,但她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神情,让我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然无心去看美好的景色,只能够委屈的将那双母亲辛苦缝制的新布鞋放到门外。

我的堂哥据说是一名大公司的销售,经常要在各大城市来回的跑,就算偶尔回来,也都是早出晚归,所以直到我进入新学校两个月,都没有见到他机会。

这一刻我才明白,一直小心眼的堂哥为什么同意我住在他的家中,这摆明是了觉得苏雪漂亮,自己不在家,想要我帮着他盯着一点。

但堂哥并不知道,苏雪那么漂亮的女人,就连我这位小堂弟也十分的动心,只是碍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一直都试图压下这样的念头罢了。

苏雪对我的到来,也就最初的几天感觉不耐烦,后面就渐渐开始无视,平常一大早就出去上班,晚上也都是到半夜回来,身上不时的能够闻到一身的酒气,偏偏这位苏雪的酒量不好,每次喝酒都会到处乱吐,家里除了苏雪就是我,只能帮她清理。

这段时间,苏雪出去喝酒的次数却是明显的减少,可是她在家里穿的衣服,也在日益的减少,经常就是穿着睡衣在家里乱跑,有好几次我晚上回来,就见到她真空的躺在沙发上看电影,那洁白的肌肤,每一次见到都让我血脉喷张。

我刚过完十七岁的生日,正是生理最旺盛的时候,每天见到这样的情景,哪里受的了,就只能够自己每晚想办法解决。

想到父母在家辛苦的赚钱都是为了我的读书,我应该禁欲,但这种事情似乎越克制,越是想,结果几天下来,我的气色变得很差。

这一天,不知道太阳打什么地方出来了,苏雪居然买一块排骨回来,而且亲自下厨,说是要给我加餐,这破天荒的事情,让我当时就掐了自己的胳膊,这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苏雪把排骨端上桌,一个劲的给我夹菜,然后就是大颗的眼泪往下掉,说堂哥在外面养女人,对她各种不好,见到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恨不得把她揽入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但她可是我的苏雪,我急忙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这会不会是苏雪在演戏,逼我做出出格的举动,然后借此机会将我赶出去,还好老子唐僧转世,坐怀不乱。

苏雪的纤细手臂忽然挽着我的脖子,肥硕的屁股坐到我的怀里,嘴里呼出香喷喷的热气,对我说:“许飞,你堂哥怎么就没你这么老实呢?”

苏雪一边哭诉,一边却是已经把手放在了我的胸口,她的手保养的很好,不像我们农村女人那么的粗糙,那手掌的温度,险些把我的心肝都给融化了。

身前的那对浑圆在我的胸口蹭来蹭去,似乎要融入我的怀里,我真想扒了这个狐狸精的外衣,狠狠扑倒在她身上。

我以前虽然幻想过苏雪,也隐隐约约的见到过这两个东西,可这一次却是清晰的摆放在我的面前,洁白的表面,似乎在大声的呼喊,快来摸我,揉我,亲我。

我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一瞬间就已经举高高了,可我却是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大腿,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陷阱,这是苏雪要将我赶出去而设的局。

“许飞,你说我不美吗?”苏雪见我不出声,抹了一把眼泪,可怜兮兮的望向我,这神情太有杀伤力,骚媚的脸上尽是楚楚可怜,我根本抵挡不住,只能够拼命的点头。

“那你堂哥为什么要去外面找女人?”

苏雪又往我的兜里蹭了蹭,柔软的屁股明显在蹭我。

我内心的欲望快炸了。

苏雪那么的漂亮,如果我是堂哥,一定会夜夜笙歌,哪里会浪费一颗子弹在别的女人身上。

我说:“你那么漂亮,堂哥怎么可能会有别的女人。”

“他如果没有别的女人,为什么不回家呢?”